【www.9992019.com】费正清眼中的

进入专题: 文化大革命
  费正清
 

朝鲜劳动党七大在平壤开幕

卸甲一书生www.9992019.com,  

平壤5月6日电(记者郭一娜 陆睿
朱龙川)朝鲜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6日在平壤4:25文化会馆开幕。这是朝鲜劳动党时隔30余年再次召开全国代表大会。

www.9992019.com 1

4:25文化会馆外墙上挂着朝鲜劳动党党旗,楼顶矗立着党徽。会馆附近实施交通管制。当天共有来自美国、日本等国的110余名记者到会场附近报道会议。朝方未安排记者进入会场。

  

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学部教师李赫哲在会场附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七大是朝鲜历史上意义深远的一件大事,“为了早日取得强盛国家建设的最后胜利,我们将会奋力拼搏、战斗到底”。

  

路过这里的金龙岩老人谈到对七大的感想时说:“朝鲜要提高军事、经济实力。朝鲜领导人提出的主体思想就是朝鲜民族要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我们要做自己的主人。”

www.9992019.com 2

当天上午,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回顾朝鲜劳动党一大至六大的纪录片。

  
2016年5月,朝鲜在时隔36年之后召开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来自10个国家的120多位记者在缴纳了价格不菲的报道权费用,支付高于平时两倍的北京至平壤机票价格(约1,200美元)和极其高昂的酒店住宿费用之后,还是高高兴兴前往这个平日对外国人大门紧闭且十分神秘的国家首都——平壤。没有想到的是,包括BBC记者鲁珀特·温菲尔德·海斯在内的记者们一下飞机就被带到一片环境幽雅的小洋房内住下。海斯说这里的风景有点像美国南部,与不远处的平壤街道风景迥异,而且不能随便活动。朝方人员每天都紧跟着他们,甚至会直接进入他们的房间。

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6日发表社论说,过去30多年朝鲜劳动党在历史狂风中坚定守护了人民生命和社会主义,成功开辟了朝鲜式的、用自己力量发展社会主义强盛繁荣的道路。

  

社论强调,通过这次大会,朝鲜劳动党将把全党更加坚定地转变成与金正恩同志思想一致,同呼吸、同步伐的有机整体,更好地完成社会主义伟业。

  
最糟糕的是记者们不能直接采访劳动党”七大”的新闻。有关方面不许外媒记者进入会场或采访代表,只能在距劳动党”七大”主会场”4.25文化会馆”200米外短暂停留,却安排他们去参观采访与党代会毫无关联的、金日成和金正日曾进行现场指导过的
“3.26电线工场”以及妇产医院、地铁等地方。记者们想要获得”七大”新闻,只能从一个房子里的4个电视机屏幕上获得。

朝鲜劳动党成立于1945年10月10日,迄今已召开过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80年10月召开。

www.9992019.com 3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外媒记者们在一个房间里对着四个电视机拍摄

  

   面对这场《华盛顿邮报》东京分社社长Anna
Fifield形容为”我只能报道我看见的,而我只看见他们想让我看见的””新闻秀”,新华社记者陆睿、郭一娜、朱龙川兴致勃勃地描述了走访位于平壤大同江区的平壤产院见闻:这座根据朝鲜已故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指示于1980年建成运营,占地面积7万平方米的医院于2012年在金正恩的指示下完成改扩建工程,引进先进医疗设备。目前产院共有1900多个床位,医护工作人员共有1700名。这里为朝鲜妇女儿童提供包括妇科检查、孕妇临床观察、妇科手术、新生儿治疗护理等多项医疗服务,还设置了可视电话让产妇与家属面对面的交谈,所有治疗费用都由国家承担。

  

  
相比较而言,西方媒体记者显得有些桀骜不驯。负责报道国际和平基金会邀请的英国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理查德·罗伯特博士、以色列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龙·切哈诺沃教授和挪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芬恩·基德兰德以及列支敦士登王子阿尔弗雷德平壤之行的海斯谈到其走访平壤儿童医院的情形时说,”朝鲜向导正在讲述伟大领袖金正恩亲自为该医院订购了一台CT扫描仪的故事,这座医院崭新、现代。但是,我们发现这里面没有一个真正的医生,我们在这里看到的小孩儿都很健康。”海斯还提到”连列支敦士登王子阿尔弗雷德都开始产生怀疑。他说,我觉得刚才那些人都不是医生。他问向导,是否可以让一些真正的医生来和诺贝尔奖得主对话?”海斯又企图跟医院里的群众搭讪,但一看到他走过来,站在走廊上的人就四下跑开了。对于海斯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朝方显然不满意。海斯的同事苏达沃斯向《洛杉矶时报》透露,”朝鲜官员明确表示,他们的领袖不喜欢BBC记者撰写的报道内容。”朝鲜全国和平委员会秘书长O
Ryong
Il告诉美联社,”海斯的报道谈了朝鲜社会制度和领导者的病态。”其中也包括他对平壤儿童医院的报道。报应降临了。5月6日,海斯一行在平壤首都机场登机返回英国时,遭到逮捕并关押。海斯被隔离审讯8个小时并在一份声明上签字后,与另外两位同事一起,被看守者带往机场,获准登机离开朝鲜(参见新华社平壤5月8日专电,陆睿、郭一娜、朱龙川《通讯:朝鲜平壤产院走访记》;周佩雅《BBC记者遭逮捕驱逐:报道朝鲜七大有多难》)。

  

  
从这次又搞砸了的”新闻秀”可以看出,几乎所有”闭关锁国”的政权领导人都摆脱不了一个矛盾心态:一方面害怕民众对外界的真实情况、外界对自己统治的社会有深入的了解;另一方面又希望少数允许来访的外国人能够成为他的传声筒,以其特殊身份为自己制造舆论并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同。通常的办法是:全面操控来访者的见闻,有针对性地导演让来访者误以为真的戏剧性场面。

  

   这个办法管用不管用?有时真管用。

  

  
以上个世纪1960年代初二战英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华为例。当时中国遭遇大饥荒,全国人民普遍吃不饱饭,成千上万的农民因饥饿而死亡,消息已传到世界各国。为了消除影响,蒙哥马利接连两次被邀请访问中国。他对中国社会一向陌生,却又想出来一个办法,访问延安时,特意跑到当地公共澡堂里去观察,认为人人体格健壮,不像是挨饿的样子(参见史诚《蒙哥马利元帅两次访华
毛泽东用英语问好》,《环球时报》2008年11月21日)。毛泽东欢迎蒙哥马利的到访,特意在武汉宴请这位二次大战的英雄,席间上了6道凉菜——花篮红鱼籽(由鸽蛋和鱼籽做成)、酿鸽子(鸽子去骨,放肉馅、虾泥、蟹泥等)、奶酪虾卷(生菜垫底,虾煮后去皮、籽,浇上汁)、烤猪排、麻辣牛肉、什锦色拉;4道热菜——烫片鸭子、铁板扒桂鱼、牛肉扒、炒豆苗(《毛泽东保健饮食生活》,第13页)。第二天,毛泽东又一改平日上午睡觉的老习惯,专程赶到蒙哥马利下塌之处,赠送自己的诗词手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