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夏学銮:中国的思想泡沫

  房价、养老等都是当今社会敏感的热点问题,近来,少数经济学者不时就这些问题发出雷人之语:“北京房价要涨到80万元/平方米”、“房价涨到顶就没人投机了”、“延迟发养老金,期间男的可以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做点编织”……这些论调令人惊愕,并引爆网络,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学者为何好发雷人之语?

进入专题: 思想泡沫
 

  骇人之语惊爆网络

乔新生   夏学銮  

  正当普通百姓因无力承担高房价而烦恼时,北京一个教授的预测令大家更加惶恐。这个教授在参加某活动时称,北京房价在25年之后上涨到80万元/平方米并不稀奇,南京的房价在25年之后,也能上涨到40万元/平方米到60万元/平方米。他还表示,如果他在25年前说这样的话,肯定没有一个人相信。现在,也是基于各种环境和指数不变的情况下,做出的一个大概的预测。

图片 1

  另一个专家也谈到高房价的好处。他表示,要想遏制房子投机,还是要依靠市场的力量,政府应该允许房价上涨,房价涨到头就没人投机了。他说:“香港为什么没人投机房子?因为房价太高了,没人炒得起。”

  

  在令人敏感的养老金问题上,近日,一个教授在回应“50岁退休,65岁领取养老金,那这15年怎么办”时答道:“让他们从生产企业退出来,经过培训参加社会服务,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多好!”

  
关于“泡沫”的诗句云:“七彩颜色,晶莹透彻。轻盈飘荡,随风即逝。一旦触及,未几破碎。故远而观,恋其勿迷”。这充分描述了光彩夺目的“泡沫”因为符合人们的好奇和审美,而常常使人们忽视了其对现实的背离。

  专家学者们的“骇人语录”一出,网民们在惊愕之余,不断发出质疑、批判之声。有网友惊叹:“奇葩”、“惊呆我和我的小伙伴”。还有的讽刺说,“教授,教授,叫人难受”。

  
据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的调查显示,九成多受调查者认为当前中国的思想泡沫多。各种“主义”、“思想”、“理论”、“观点”满天飞,众多华而不实的专著、论文、报告堆成山,这些“思想泡沫”扼杀了新思想的产生,动摇了学者的学术操守,衍生出论文抄袭、造假等事件,败坏了学术风气。

  专家要珍惜其权威性

  
恩格斯曾经说过:“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也认为,思想成就了人的伟大,人类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如何构筑原创思想产生的健康环境,关系到人文传统的延续和国民精神价值的构建。努力坚守学术信念,并将其转化为求真求善的思想创造,为社会、为人类谋福祉,这应该是每一位知识工作者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网友们在对专家学者的观点宣泄不满情绪之外,还进行了认真分析。有网友表示,教授的观点是一种线性的、简单的增长模式下得出的结论,房地产价格的变动同经济增长一样,有很多复杂的变量构成制约因素。而且其预测周期太长,难以证伪,也同样难以证实。除了增加购房者的焦虑之外,对眼下没有任何现实意义。

  
有专家指出,中国公共领域的思想家们能够以“抽人”或者“被抽”为乐,归根到底乃是中国整个知识分子群体丧失思想生产力的必然结果。当思想家们不匮乏拳脚相加的勇气,却缺少理解思想对手之社会内涵的想象力的时候,斯文扫地的“约架”自然成了首要选择;

  一些专家学者为何要“语不惊人死不休”?有分析认为,一是为个人出名,所以在公众关心的问题上出狂言,能引起大家关注,搏人眼球;二是有些专家学者疏于系统深入的学术研究,只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三是某些专家被利益集团利用,在某些时候充当了它们的代言人。

  
有专家强调,一些非理性的所谓批判不能起到思想清洁剂的作用,相反,它本身催生出大量的思想批判泡沫,成为思想之水的污染源;

  其实,学术上百家争鸣,各种言论出现很正常。但专家学者不比普通人,他们在专业领域具有权威性,其话语传播影响力非同一般,有可能左右公众的思想和行为。如果言论不当将误导大家,甚至扰乱市场秩序。专家学者们应该以公正、严谨的学术态度和尽量符合事实的科研成果呈现给大家,否则,只会被公众笑话,最后落得毫无权威可言。

  
有专家认为,当代思想者的真正姿态应该是这样的,一方面他们能够熟练地运用基本的学术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另一方面他们也善于将自己的观点通俗化,从而接受社会各界的检验。

  完善网上舆论生态

  

  对于误导公众的言论,传播网络也有责任加强自律。作为公共资讯平台,网络一旦管理不当,或掌控不当,将可能造成相当大的危害。但当前我国网络舆情管理存在主体不到位、管理机制不完善、网络舆论监督法律法规不健全的问题。

   中国思想泡沫6000人调查

  当前亟须建立和完善网络舆情监测体系和预警体系,并建立健全网络法律体系,以法治网。同时,网民也要保持理性,避免被错误的信息和观点蒙蔽利用,甚至跟着推波助澜。

   人民论坛调查显示:

  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室主任丁茂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对思想市场的放,不代表放任自流。比如,最近对网络市场,加大对于造谣者的打击力度,这是完全正确的。对于经济上的学术观点,如果真是属于学术观点,应该放开让大众来讨论和鉴别。但是,如果某些人动机不纯,为了炒作,为了出名,则不能完全由市场来定生死,因为那样来得太慢,有些观点可能误导大众,引起社会问题。对于这种情况,网络载体应该担当起一定的管理职能。你不能只搭台、不管理、不服务、不负责,而应该承担起社会义务、道德责任。坚持思想市场开放,和胡说八道性质不同。”

   近六成受调查者最反感学者“游走于政商各界,为权力与金钱服务”;

  “完善网络生态,各个网络自身要担当起第一责任,这对于建设健康的思想市场是必不可少的。”丁茂战指出。

   近半受调查者认为思想泡沫的最大危害是“混淆是非,误导公众”;

  
七成多受调查者认为“浮躁、急功近利的社会心态”是思想泡沫产生的最大原因。

   九成多受调查者认为当前中国的思想泡沫多

  
在“您认为当前中国思想泡沫多吗”的调查中,84.1%的受调查者选择“非常多”,11.8%的受调查者选择“多”,选择“一般”、“不多”、“不好说”的分别仅为1.3%、1.5%、1.3%。95.9%的受调查者选择“非常多”和“多”,这说明公众普遍认为当前存在着严重的思想泡沫现象。

  
虽然受调查者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当前中国存在思想泡沫的现象,但对思想泡沫的看法却是各持己见:

  
一位网友提及,现在网络上经常有些所谓的专家,发表一些貌似“高深”的理论,但是“真知灼见”却少之又少,不禁让我们感叹,“真正的大师在哪里?”

  
有青年教师坦言,我也非常崇拜孙冶方、范文澜、何其芳等“一本书主义”的学术大师,但是在当前的体制下,如果仍旧坐着冷板凳、耐得住寂寞、潜心研究多年最终写精一本书的学者,估计很难评上教授。于是就只能拼命写文章,东拼西凑,明知是泡沫还不得不为之。

  
更有知名专家在媒体公开表示,一些“著作等身”的教授、博导,一年能出几套书、还动辄出“丛书”,但业内人对此嗤之以鼻,因为这些“著作”有的是明目张胆地偷,有的是用东拼西凑的“抄作”来哗众取宠,欺世盗名,这是典型的学术泡沫。

  

   近六成受调查者最反感学者“游走于政商各界,为权力与金钱服务”

  
“以下各类催生思想泡沫的行为,您最反感的是?”59.7%的受调查者选择“游走于政商各界,为权力与金钱服务”,21.1%的受调查者选择“上电视跑论坛,将批判等同于谩骂,语不惊人死不休”,另有10.4%选择“互相吹捧,近亲繁殖”,8.2%选择“用钱买版面刊发论文,为学位、职称拼抄凑数”,0.6%的选择“其他”。调查结果显示,近六成受调查者最反感学者“游走于政商各界,为权力与金钱服务”。

  
近年来,专家学者四处演说、讲课、作报告似乎异常地火起来,有人将其称为教授“走穴”之风。一些经济学家的出场费,甚至到了令人咂舌的地步。比如,个别经济学家观点备受争议,但他们的一场演讲收费报价却达10万甚至20万。

  
对此,有受访者谈到,大学教授“走穴”原本并不可怕,教授开讲座服务于社会,显然并非坏事,“君子”不必“固穷”,用知识、用思想创造财富无可厚非。但社会为何对教授“走穴”忧心忡忡?根本原因是很多教授“走穴”仅仅只是服务于金钱。比如,有位教授,走到哪里,都吹嘘当地“可成为中国文化桥头堡”,谁给钱,就为谁说好话。

  
人们常用“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来评价那些既有才华,又有学术良心和社会责任感的知识分子。但是“游走于政商各界,为权力与金钱服务”的学者既没有“铁肩担道义”的学术良心和社会责任感,也缺乏“妙手著文章”的学术研究能力。如此“走穴”显然是在传播泡沫,而且败坏了社会风气,自然会令公众反感至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