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面临资金缺乏等挑战

  三是刚才大家都讲到了西亚和北非的变局,我认为这对美国有三重挑战。首先,穆巴拉克是美国在过去30年里在中东的一个最忠诚的盟友,现在这样的盟友一去不复返,以后也不会有了,因为这样的盟友必须是一个独裁者,后穆巴拉克时期“强人时代”结束了;其次,以色列的安全变得更加困难,和各个国家的关系都闹翻了,包括土耳其;第三个是温和的穆斯林势力得势,会改变中东地区的政治战略版图,美国必须要调整在该地区的战略。

  洛曼则赞扬奥巴马的泰国之行。他说:“如果他只去柬埔寨——一个和泰国有一些纠纷的国家,而没有去见见泰国的美国盟友,那会是一场外交灾难。”

  第二,利用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的矛盾,或者是对中国的担心,挑拨离间,主要是南海问题。去年7月23日,希拉里在河内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关系。美国说,不是我们主动去讲,而是他们跑过来找我们要我们去讲。我们周边国家里面大概有三类:一类是和中国很友好,对中国没有太多的担心;一类国家对中国有一点担心,这是可以理解的;第三类国家是经济上希望得到中国的好处,军事安全上希望依赖美国,在两个大国之间玩平衡,尽可能多得到更多的好处,越南和菲律宾是很典型的例子。

  保尔说:“行动胜于雄辩,奥巴马的访问说明,在他的第二个任期内,他将重点聚焦亚洲地区。”

  第二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实行睦邻政策。过去的32年里我们的睦邻政策是有成效的,给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营造了有利的周边环境,我们要坚定不移。对于刚才讲到的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对南海的争议,不是我们对越南和菲律宾外交的全部,也不是我们周边外交的全部,更不是我们外交的全部,所以不要过于把这个问题突出出来。在我们宣誓主权和发展睦邻关系时,营造整个周边和大外交的过程中,要给它一个合适的位置。当然我也觉得如果这些国家耍两面派,做一些对中国非常不仗义的事情,我们可以给它一点适当的惩罚,因为现在我们有了经济的手段。但主要的,我们还是要做争取、化解的工作。

  奥巴马的亚洲政策将出现什么变化仍是一个未知数,因为过去四年把重点放在亚洲地区的希拉里打算和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一起离任。

  第三,继续寻求与美国稳定的关系。我们对美国不可以抱幻想,美国对于“老二”(我们现在的GDP是“老二”)从来没有好待遇。冷战时候对苏联,包括后来对日本,谁的综合实力接近美国了,美国就要打压,所以我们对美国不能抱有幻想。但是现在中美关系中,美国也是我们最大的合作伙伴,中美贸易的重要性很大。从事外贸的同事说,我们的出口产品最终(包括转口贸易)大概还是有1/3到了美国市场。去年1800多亿美元的外汇顺差,95%来自美国,所以我们和美国的关系还要维持下去,但是我们心里要有数。胡主席在夏威夷说得很清楚,我们和美国是既竞争又是合作的关系,当然合作是主流。过去我们有一个时期不大敢说“竞争”这个词。

  奥巴马缅甸之行是历史性访问。奥巴马政府视缅甸改革开放为第一任期的外交成果,他此行大有鼓励缅甸加强改革开放之意。

  美国全面重返亚洲

  将会见吴登盛与昂山素季

  实际上从1991年苏联解体以后,美国就已经开始了战略重心东移的过程。冷战的时候它的战略重心毫无疑问是在欧洲,冷战结束后美国逐渐觉得亚太地区是经济最有活力的地区。到90年代后期,美国在亚太的贸易和投资已经超过了欧洲,所以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开始,已经开始实施战略重心东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本来是应该继续做这个事情,我们还记得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有一个军事革命的计划。但是因为“9-11”,美国把很多精力、注意力和资源放在了反恐上,放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高级研究员哈奇格恩说:“虽然诸如叙利亚内战的课题不会就此消失,但当美国在2014年撤离阿富汗而不再涉及任何战事后,意味着亚洲地区在政府第二任期的重要性将会上升。”

  2009年美国政府面临的是金融危机,别的事情都顾不上,希拉里-克林顿都说我们不能让中美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分歧影响了我们在其他更重要问题上的合作,包括共同应对金融危机。包括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到中国来都不公开讲人权问题,而是大谈能源、环保和温室气体排放,对京津高铁印象如何深刻。虽然最后她讲这些所有都是和人权有关的,但是没有展开讲。我当时就觉得真的是利益不同了,虽然她的思想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希拉里与美防长本月也将出访亚洲

  现在,美国要来重建在这个地方的力量均势,实际上就是说中国的崛起挑战了美国在这个地方的主导地位,或者说是领导地位、支配性的地位,现在美国要来重建这种地位。

  泰国是美国在亚洲历史最悠久的盟友。小布什曾两度到泰国,前总统克林顿也曾造访泰国一次。

  2009年年底美国人对金融危机估计不足,所以到2010年以后奥巴马政府在重返亚洲这方面也在接连不断地采取多项措施。

  美国官员认为,缅甸的改革开放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的一大成果。奥巴马在上任后表明会放弃孤立缅甸的政策,并向朝鲜、伊朗的国家伸出橄榄枝。共和党人还强烈批评奥巴马政府要同伊朗及叙利亚对话的政策。

  一是国内因素,最主要是缺钱。美国的债务已经和它的GDP一样多了,现在每用1美元,其中43美分就是借来的。我们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占了美国债务的8%。美国现在没有钱,明年的国防预算要削减25%,所以我们看这一次希拉里和奥巴马到东亚来访问了这么多国家,却一分钱都没有掏。这是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

  国际观察家认为,美国总统、国务卿和防长这个月内相继访问亚洲,是美国向亚洲国家传达的一个强烈信号。

  编者按:当今世界处于大变革、大发展、大调整时期,国际局势不确定性、模糊性和突发性的特点愈加鲜明。在即将过去的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持续动荡,迫使人们重新审视国家治理的理念;世界经济面临二次探底风险,金融危机开始向政治和社会危机转移;中国周边环境出现新变化,形势日益严峻。

  奥巴马将在本月17日至20日期间访问泰国、缅甸和柬埔寨,并在访问柬埔寨首都金边期间出席东亚峰会。

  第三点我想讲的是美国重返亚洲有很多制约因素:

  不过,美国支援缅甸运动组织的负责人昂丁呼吁奥巴马暂缓访问缅甸。他说,缅甸军方依然控制着国会,奥巴马访问缅甸无异于对缅甸现今制度的一种肯定。

  第四是拉拢新兴经济体。我们也在强调新兴经济体的共同利益,美国在这里主要是应对。从小布什政府开始美国就非常重视这方面的问题,它的副国务卿曾经发表一篇文章,内容是印度的崛起给重建全球战略平衡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拿印度平衡谁呢?一个是平衡俄罗斯,我们知道印度是俄罗斯传统的盟友,武器都是俄罗斯的;再一个是平衡中国,印度块头大、人口也多,可以来平衡中国。希拉里?克林顿今年到印度访问也是极力鼓励印度向东看,在亚洲发挥领导作用,而不要仅仅局限在印度洋里面,这肯定是用来平衡中国的。

  奥巴马此次访问缅甸将会见总统吴登盛和在野党领袖昂山素季。四年前刚入主白宫时,根本没有人预料到奥巴马会在任内访问缅甸。

  美国重返亚洲面临五大挑战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主任保尔指出,这是美国总统自越南战争以来首次在出访亚洲时只访问东南亚国家。

  美官员:“重返亚洲因为这个地区力量失衡了”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上周二的选举中成功连任后整装出访,第一个出访的地区是东南亚国家,显示奥巴马在新任期内要重押亚洲。

  当然还有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伊朗的核危机。现在奥巴马政府不愿意开辟新的战场,但是如果以色列确信伊朗真的要发展核武器,美国就控制不住以色列。美国说了,以色列以前对叙利亚、伊拉克进行打击都没有征求美国的同意,这个事情明年对美国是一个大的挑战。

  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强调要同中国合作,但后来对中国的立场趋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