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弑师案折射高压下孩子更易现负面情绪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一位高三班主任在办公室被其学生割颈杀害。16日犯罪嫌疑人雷某向上海市公安部门投案,初步供认因被批评怀恨而杀人。临川二中余老师说,老师们平时抓得比较严……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一位高三班主任在办公室被其学生割颈杀害。16日犯罪嫌疑人雷某向上海市公安部门投案,初步供认因被批评怀恨而杀人。临川二中余老师说,老师们平时抓得比较严……没有“跟上趟”的雷某,越来越不适应这样的竞争环境和老师的严格管理,开始自暴自弃,以自己的方式反抗老师和父母。(《南方都市报》9月17日)
  如此恶行当然要受到谴责,同时也需反思,除了学生心理的脆弱,还比如学生会因为一个批评,就铤而走险弑师吗?心理学认为,人的行为多受到潜意识的影响、约束和支持,雷某看似对老师不满,其实,更是对其所在学校的苛刻管理制度的厌恶和愤恨,“收走手机”仅仅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管理严格不一定是坏事,但“严“应该有度,应该和温情脉脉的心理抚慰、发自内心的情感互动和信任紧密相连,也就是说,为了让“严厉”和“苛刻”得到学生发自内心的认同,管理者更应该懂一些心理学常识,比如高压管理下的孩子更易出现负面情绪,应该多开展一些心理互动游戏,让不良情绪和抵制得到及时释放。老师也应该懂得,任何高压管理背后多有高强度的抵制,教师要通过谈心、真的关心,消解掉孩子的这种抵制。心平气和了,学生就更能配合老师,实现优化的管理效果。
  遗憾的是,心理发展在诸多学校包括重点中学仍是奢侈品。很多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也仅仅是个摆设,学校更愿意将学生当做流水线上的“教育政绩齿轮”,认为只要给学生严厉的管理,就能获得高升学率,将教育等同于强制、说一不二、高强度的整齐划一,缺乏温情脉脉的情感陪伴,缺乏无话不谈的心理沟通,更缺乏与学生平等沟通的视角。在这种高压环境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常常是大事,就像今天的这个悲剧。
  德国哲学家、教育家雅斯贝尔斯将教育方法分为三类,第一种是训练,它与训练动物相似;第二种是教育和纪律;第三种是存在之交流。第三种教育方法,因为注重“人将自己与他人的命运相连、处于一种身心敞放、相互完全平等的关系中”,往往更有效果,而第一种则是生物化的训练,是一种心灵隔离的活动,注定会受到更多的抵制。诸多超级中学的作为,不正是停留在第一种浅层次的“教育训练”上吗?
  据媒体报道,临川二中遇害的这位老师虽然性格很好,仍然在积极推行严格管理,甚至躲在门后“观察”学生上课。他的这种敬业和“好”会给学生增加更多的心理和学习压力。报道没有提及他为学生“心理减压”做出了怎样的努力,而他动辄将学生的手机搜走,这种“严厉”会不会强化学生的反感?
  什么是教育?雅斯贝尔斯是这样理解的:“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今天,我们的教育面对的,是鲜活而富有个性的学生,不能再一味地强调和推行简单粗放的严格管理。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一位高三班主任在办公室被其学生割颈杀害。16日犯罪嫌疑人雷某向上海市公安部门投案,初步供认因被批评怀恨而杀人。临川二中余老师说,老师们平时抓得比较严……没有“跟上趟”的雷某,越来越不适应这样的竞争环境和老师的严格管理,开始自暴自弃,以自己的方式反抗老师和父母。(《南方都市报》9月17日)

如此恶行当然要受到谴责,同时也需反思,除了学生心理的脆弱,还比如学生会因为一个批评,就铤而走险弑师吗?心理学认为,人的行为多受到潜意识的影响、约束和支持,雷某看似对老师不满,其实,更是对其所在学校的苛刻管理制度的厌恶和愤恨,“收走手机”仅仅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管理严格不一定是坏事,但“严“应该有度,应该和温情脉脉的心理抚慰、发自内心的情感互动和信任紧密相连,也就是说,为了让“严厉”和“苛刻”得到学生发自内心的认同,管理者更应该懂一些心理学常识,比如高压管理下的孩子更易出现负面情绪,应该多开展一些心理互动游戏,让不良情绪和抵制得到及时释放。老师也应该懂得,任何高压管理背后多有高强度的抵制,教师要通过谈心、真的关心,消解掉孩子的这种抵制。
心平气和了,学生就更能配合老师,实现优化的管理效果。

遗憾的是,心理发展在诸多学校包括重点中学仍是奢侈品。很多学校的心理咨询师也仅仅是个摆设,学校更愿意将学生当做流水线上的“教育政绩齿轮”,认为只要给学生严厉的管理,就能获得高升学率,将教育等同于强制、说一不二、高强度的整齐划一,缺乏温情脉脉的情感陪伴,缺乏无话不谈的心理沟通,更缺乏与学生平等沟通的视角。在这种高压环境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常常是大事,就像今天的这个悲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