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春节习俗变迁看“年文化”张力

图集

:2011-02-10 11:34:00
新华社武汉2月9日专电题:从春节习俗变迁看“年文化”张力
新华社记者廖君、黄艳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作为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已经过去的春节包含着一系列民俗,尽管千年流变,许多民俗都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改变,但无论形式如何变化,始终不变的仍是人们对家人团聚、阖家幸福的祈盼。
千年过节 习俗变身
腊八粥、小年祭灶神、备年货、除夕年夜饭、正月拜大年,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闹花灯,春节成为包含众多民俗的文化大节。
按照湖北传统习惯,每逢春节来临,家家户户都要腌鱼腌肉腌腊肠,为新年到来储备一个丰盈的“食品库”。为此,家庭主妇们常常要准备一个多月。
回忆十几年前过春节,家住南湖花园的顾奶奶说:“那叫一个累。”她要提前采购大量的年货,备齐肉食、蔬菜,炸油饼、丸子等熟食。到了过年时,她更得围着锅台转,忙着为家人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
顾奶奶说,忙完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从初一开始,就要到亲戚家拜年,吃吃喝喝,做饭做得人累,吃得人也累。
如今,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已经让这些传统的仪式慢慢被淡忘,腊八、小年很多人都不过了,最重要的年夜饭,人们也更乐意交给酒楼去做。最近几年,顾奶奶不再为备年货发愁,超市里各种吃食应有尽有,随买随吃,特别新鲜。连着几年,顾奶奶过年都特别清闲,儿女们早早在餐厅预订了年夜饭,全家人的年夜饭就在餐厅吃。
年夜饭的变迁只是春节习俗变化的一个缩影。以前过年祭灶、扫房、贴门神、祭祖等习俗也已经渐渐淡出人们视线。而一些新的节日元素则进入了生活,比如外出旅游,农家乐过年,短信、微博拜年等。
1983年才开始的春晚,与有数千年历史的中国农历春节相比非常年轻,但是精彩的文艺表演、台上台下的互动联欢以及强大的娱乐性又使得春晚成为现在中国人不可或缺的除夕年夜饭。“没看春晚,感觉没过这个年。”连过春节的外国人都这么说,春晚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新风俗。
春运、节奴 春节也有“成长的烦恼”
在武汉工作的美国人戴维·斯比这几天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年夜饭、春晚、鞭炮,一件不落。农历正月初一,戴维跟他的中国学生们出门“踏春”,遍尝各种小吃,甚至不惧交通拥堵,去了一所当地最着名的寺庙祈福迎春。
“寺庙的人太多了。春节第一天去寺庙烧香祈福,和西方圣诞节要进教堂一样,但是并没有什么严苛的仪式。”戴维·斯比说,“很多中国人跟我一样,认为节日是一个找快乐的借口,尤其是年轻人,但是春节在中国人眼里跟别的节日还是不一样,心理上充满很强的敬重和期待。”
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倒数第二天,在湖北黄陂四季美建筑工地打工的农民工陈红军冒着严寒好不容易挤上了开往老家重庆荣昌县的火车。
“这是火车站专门为春运增开的临时列车,不知道到站时间。但是上车,就等于回家。打拼一年,就图回家过个好年啊!”挑着两大编织袋行李的陈红军说。
2011年春节,像陈红军这样候鸟式迁徙的人口数量,据预测为28.5亿人次,去年这个数字实际是25.57亿,而20年前的1991年是8.57亿。这些人口流动大军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回家过年。
湖北省社科院楚文化研究所所长夏日新博士认为,在过去,除夕回家更偏重礼仪,因为有祭祖等活动,不参与会被视为不忠不孝;但现在除夕回家更强调亲情,尤其是如今大批青年外出务工,春节成为很多人一年里唯一的回家团圆机会。“春节习俗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变迁、成长,自然地形成了‘春运’这样的烦恼。”夏日新说。
尽管回家让许多人期待,然而,派压岁钱、送礼诸如此类的春节开销却变得日益沉重,让许多返乡的游子难以承受。春节期间,湖北门户网站腾讯大楚网在网上发起了“春节开销”的调查,让网友在网上晒晒过年的开销及幸福感。到7日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三成的网友开销超过5000元,二成的网友感到没有幸福感,近半网民认为压力来源于开销过大。不少网友为过年回家开销过大感到烦恼,戏称回家成了“节奴”。
新风俗彰显传统“年文化”张力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明显加快、文化生活明显丰富,人们过年的形式也发生变化:年夜饭到酒店里去吃;通过电话和手机短信及网络来拜年;礼物也从传统的吃穿类变为表达心情的一束鲜花……
时代的发展,岁月的变迁,让过年从传统的“吃穿年”迈向了“休闲年”。武汉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涂险峰说,农业文明色彩的消褪退与工业文明色彩的增加同时进行。看春晚、短信拜年、旅游过年逐渐成了春节的新风俗,过去闭门守岁、作揖拜年等旧俗渐渐被这些新风俗取代了。
“内容变,形式也变,但是年还在,传统年节文化也在,只是春节在社会的发展与融合中,更像一个充满张力的节庆机制,可以生产、消化更多种类的社会、文化现象。”涂险峰说,春节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也被更多人所接受,名副其实地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节日之一。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陈建宪认为,“过年”的传统永远不会改变,而变的只是春节的习俗,不变的是它的内涵。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到工业文明时期许多习俗已经不再适应这个时代,因此需要转型,需要引导,需要用一种新的形式来承载。
“要想办法让年文化更适应小孩子、适应青年人、吸引青年人。”他认为,现代社会人们的压力越来越大,也是很多人感觉年味变淡的原因之一,数千年的“年文化”有这个魄力在转型期容纳更多的社会新元素、更多的文化价值。

和着己亥新年的钟声,中华大地洋溢着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新年的祝福、丰庆的喜悦、团圆的美满,一年又一年,时光流淌、时代变迁,在悄然发生却又亲切可感的变化中,我们感受着年意的脉动。

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冯骥才曾这样说:“年意原本就在你的心里,也在所有人的心里。年意不过是一种生活的情感、期望和生机。而年呢?就像一盏红红的灯笼,一年一度把它迷人地照亮。”

从“走”亲戚到“花式”拜年——

科技改变民俗

“奶奶,过年好!”

2019年新年的第一天,远在美国加州攻读博士学位的郑晓君一大早便打开微信视频,向远在福建的奶奶送上新年祝福。76岁的张奶奶看着手机屏幕里远在大洋彼岸的孙女,笑得合不拢嘴。

在张奶奶记忆里,自己小时候在大年初一被大人带着挨家挨户向长辈拜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天下来,腿可酸了,那可真是‘走’亲戚哟。现在可方便多了,能聊天、能视频,就像在身边一样。”

据《2018微信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微信月度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10.82亿,成为中国首个月活用户超过10亿的应用。在此之前,电话曾是一代人心目中最重要的拜年方式。

“1992年家里安了第一部电话,最早是一下一下拨动的转盘式的。”江西南昌的80后徐勇回忆。即时通讯的出现,让人们随时可以对话,大大加快了沟通的速度。随着1981年国家允许普通家庭安装电话,普通居民家用电话也逐渐从转盘式拨号、按键式发展到智能化触屏。

“一到12点,家里的电话铃声就响个不停,我还逐个打过去给老家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拜年。”对此,徐勇记忆犹新。

“2003年那年我刚上大学,手机流量费特别贵。那时候流行短信拜年,除夕那天我提前编好祝福语,快到凌晨,赶紧翻出通讯录里的联系人群发短信。”罗欣杰说,一到过年自己的手机也被集中式短信“轰炸”,“滴滴滴”响个不停。

而今年春节,罗欣杰的微信早就被朋友圈里的“花式”拜年刷爆了,量身定制的拜年美图、风趣幽默的抖音视频制作、各类新春题材的H5动画……令人眼花缭乱。

在过去的70年里,新中国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了质的飞跃。截至去年底,全国移动宽带用户总数达13.1亿户,用户规模居世界第一。

如今,很多城市禁放烟花爆竹,推广电子鞭炮;QQ福袋、微信红包、支付宝“集五福”引发全民狂欢……越来越多的科技元素融入传统“民俗”,使年味变得更加特别。

www.9992019.com,同样被改变的,还有春晚。上个世纪80年代,谁家有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已是富裕家庭。吃过年夜饭后,左邻右舍聚在有电视机的人家看春晚。“当时我家住郊区,因为离信号发射源较远,只能靠着屋顶上室外天线捕捉飘忽不定的信号,有时候一个春晚节目会断好几次,急死人了。”家住湖南长沙的王庆伟说。

电视从黑白变成彩色,信号从断断续续到流畅观看,画质从清晰度受限到VR全景直播。2019年央视春晚的长春、深圳两个分会场地首次实现4K超高清内容的5G网络传输。

实时制作传输的VR全景互动,更清晰的画面效果,更灵动的色彩表现,让海内外华人都能仿佛置身春晚现场,“零距离”同现场主持人一同说一声:“新年好!”

从“采办年货”到“网购年夜饭”——

“不变的是家的味道”

春节的丰庆祥和除了声声祝福、对联爆竹、灯笼庙会,还有让一家团圆在饭桌前的年夜饭。砧板上砰砰啪啪剁着饺子馅,炉子里呼噜噜滚着热鸡汤,一尾尾鱼在滚沸的油锅里发出滋滋滋的欢乐响声……到处弥漫着家的味道。

1957年2月3日出版的《北京日报》上,记录了一户普通人家的年夜饭,“我们买了几斤肉、一只鸡、一条鱼,加上点青菜、豆腐,够我们一家子快快活活吃几天的了。”

“为吃上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提早几个月就要凑齐各种票证,囤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硬菜。”家住辽宁鞍山的矿场退休职工宋丽雯说,那是“一年中吃的最好的一顿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