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驳斥艺术家打假

对于此番解释,有网友认为,“没有谁的记忆完全可靠,相信艺术家本人并非出于恶意”,“画家鉴定自己的话也会产生误差”,不过也有网友对此次改口提出了质疑。

随后,他继续在这条微博下发表评论:“我的视野离这个行当很久了,要不是微博,也不会看到这事”;在评论中,他还阐述了这件作品是赝品的3个理由:“声明一下,本人消费形象作品:1
没画过带乳头的,因为早期挂历模特儿没这么露骨的;2
有编号的最大号码26,没编过35;3 本人的品位还不致于这么烂俗。”

www.9992019.com 1

www.9992019.com,2012年4月2日晚上,香港苏富比2012春拍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一张“亚洲当代艺术”第
867号拍品——来自艺术家祁志龙的《消费形象37号》遭遇流拍,在顶层杂志发出了这张作品的拍卖结果之后不久,艺术家祁志龙的微博在这条微博下评论说:赝品。

4月16日下午,曾经指责香港苏富比拍出的《消费形象37号》为赝品的该幅画作作者祁志龙,在博客中承认了画作的真实性,并向香港苏富比及少励画廊道歉。

与苏富比的申明同时呈现的,是少励画廊提供的真品保证书的图片。这个明确而义正言辞的申明让业内人士对此事顿时产生了极大的关注,大家关注的目光都一起齐刷刷的转到了艺术家祁志龙身上。让我们看一看此事的来龙去脉。

他在博客中说到,“很不幸,由于我记忆的失位,给与此次香港索斯比拍卖的相关机构和个人造成了麻烦。我现在确认《消费形像》第37号作品为非赝品。为此失误,我向香港索斯比、少励画廊,及作品所有人表示诚挚的歉意。Schneoi画廊(即少励画廊)是我最早的代理商,是我尊敬的画廊。我对它的信任是无可怀疑的。由于我自己保存的唯一一本‘消费形象’画册放在悉尼的家,我的夫人刚刚从二手书店淘到了一本“消费形象”的二手画册。画册上标注的我的作品的最大编号为28号,而不是我记忆中的26号。画册之后Schneoi画廊所定购的“消费形象”作品,有的因为拿的急,在我这里确实没有记录,久而久之有的也就逐渐淡忘了。95年末,我已开始创作‘中国姑娘’,‘消费形象’这段历史就过去了。那就象我的前世,我的十九世纪。
如果按照栗宪庭老师的评论
,我的作品体现了“对当下文化现状的混杂、荒诞、低俗特征的反讽性把握”,那“消费形象”第37号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只是我心已老,已经不大能接受低俗之作了,尤其恶搞的作品,尽管从理论上说它可能是反讽的。但无论如何,它仍然要比动则几百万的伪古典主义作品有价值一千倍。许多人宁愿鸟瞰美丽的浮云,却不愿直面身后臭烘烘的一潭腐水。‘消费形象”如栗老师所言为“开艳俗艺术之先’之作,那我认为‘消费形象’第37号作品有悖于此。保不齐它是开‘坏画’之先之作呢。”

但就在祁志龙在微博上指出赝品后不久,就有网友对祁志龙的言论真假提出质疑,网友@
hzxpower4月3日评论那条“打假微博”说:
鉴于之前段正渠老师"打假"经验,希望祁老师好好想想,祁老师,您说最大编号是26号,那2006年保利拍出的31号怎么解释?

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情会不了了之的时候,苏富比4月14日晚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回应了此事——就是大家在本文开头提到的两条微博。

真相和输家

事件回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