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绘画市场走势分化www.9992019.com

徐累《夜中昼》中每一个布局,似乎都在演绎一个没有结局的悬疑剧,这种虚幻主义几乎在徐累的意识中常驻,这在现代主义来说是一种经典的语调,却又是中国传统固有的世界观,两者在徐累的作品中奇妙汇合,再次得到久违的提示。帷幔与马是徐累作品中时常出现的元素,在《夜中昼》这幅作品中,薄纱一般透明的帷幔隔开外部世界的经典布局,在外的帷幔是虚,在内的马是实,徐累在设计了一出引人入胜的修辞游戏外,画面本身的形式因素亦足够让人沉迷与折服,整幅画只用了蓝色这一种色相,仅依靠色度的变化表现帷幔繁复的褶皱与马的健硕,以色彩的极致单纯,营造出极其精致、微妙多变的丰富细节。

在今年中国嘉德“开拓——中国绘画的多元化探索”专场中,徐累的《霓石》在预展时已经受到诸多藏家的关注。《霓石》完成于2012年6月,历时半年之久。此件作品以62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竞拍,最终以1600万元落槌,由藏家蒋再鸣竞得,最终成交价为1840万元,创造徐累个人拍场最高纪录。

赵无极 《无题》

现在的许多画家在传统与个性之间找不准自己的方向:有的画家为了寻找绘画符号而失去了对于绘画的追捧,有的画家则是在临摹中走不出来而失去了个性。因而,一个真正能够受到市场长期关注的画家,一定是兼而有之,且能够处理得相当好的。

方力钧 《无题》

在“当代水墨”当道的今天,当代艺术家仿古的作品并不少见,技法之高超也不可小觑,但大多数画面中只是重现了古人山水,缺乏一种灵动的气息。而艺术家在画面中应该表露的这种意境和灵魂,正是吴同利所最看重的。“我认为中国绘画,甚至中国美学的灵魂应该是对意境的描绘和追求。一个画家对心灵上的追求在画面上的展现,这是极其重要的。”对绘画精神的严谨追求在吴同利的作品中不难体现,常年对学术鉴赏、对古代绘画的认知和研究,以及对文人绘画更深入的了解,让他能达到与古人“神交”的状态,能身临其境般领会古人作画时的想法,这或许也正是为什么他的画面“再工也不俗,再浓艳也雅致”的原因。

据悉,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将于5月8日至11日预展,12日至15日拍卖,地点均为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虽然郝量作为80后一代中国年轻的当代水墨艺术家,但是由于独特的创作风格,不仅在学术上获得了充分的认可,其作品在市场中也叫好又叫座。对于其未来作品的趋势,专家一致给予肯定和看好。

李华弌之前的大多数作品上往往看不到人物居住的痕迹,也无意表现时间或季节感,其原因主要在于李华弌希望将山水画作为抽象事物,而这幅李华弌《山水》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件在画面中出现房子的作品,艺术家借用了他所敬佩的著名艺术家及收藏家王季迁画房子的形式,从而提供了一个与大山大水的构图和连续的皴描形成有机对比的山水画形式。画家将个人的取舍观和深厚的哲学理念融入现世的创作构图,将个人对古代传统的认知融入了对时代的解读。

综观2014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当代绘画市场走俏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特别是以徐累、吴同利、郝量为代表的当代画家,他们的作品更是成为了市场宠儿。值得注意的是,原先一些受追捧的当代画家作品却出现了回调,这种走势分化还是值得关注的。

在这一专场所呈现的50余件新水墨作品中,依艺术家的创作动机和他们所进行的不同方向的实践,大致分为了七个不同的单元:水墨格调、技以造境、观念主义、向古美术致敬、图像的释义、移花接木、时代的邀约。借由这七个单元,全面呈现了新视觉经验下的水墨新景观。中国嘉德希望藉此专场,与藏家一起,更深切地理解当代水墨艺术家的创作动机和思路,从而更好地体会艺术家在作品中所要传达的价值取向和语义,探寻一个个由艺术家构建的笔墨氤氲中的秘密花园。

吴同利17岁时创作的水墨画作品《梦想》便在法国获奖,18岁就在上海首次举办个人画展,20岁加入上海美协,并成为上海美协最年轻的会员。在后来的二三十年中,从事了大量连环画、文学作品插图、水彩画以及漫画创作的吴同利,加上其媒体人、艺术鉴赏家、收藏家等多重身份,让他对中国传统绘画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

郝量 《折射》

绿水青山游于艺

www.9992019.com 1

在雅昌网上查询吴同利的名字,我们可以发现其仅有四件作品上拍,而且都是2014年秋拍的时候。从成交情况来说,不仅作品全部成交,而且一幅不大《清音》镜框,以34.5万元成交。其实,对于许多藏家来说,第一次知道吴同利,还是10月18日在朵云轩艺术空间的个展“游艺”。当时沪上著名藏家,如刘益谦等,纷纷购买了他的画作。

中国嘉德近现代及当代书画部总经理郭彤女士表示:“从传统水墨经历新中国的洗礼,当下的水墨理念和要求本身已经在不断生发和变迁当中,青年艺术家们的探索和思考也从未停止。中国嘉德近年来一直关注并推荐他们的创作现状,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让市场看到一个崭新的、具备思想活力和创作能力的新一代的艺术家们所思所作,见证他们对当下生活的记录和反思。”

对此,吴同利表示,在他看来,现在大多数人将“中国画”与“中国绘画”两者捆在一起是错误的,“其实两者并不是一个概念,像唐宋元时期的作品,特别是宋代的绘画作品,是一种极其严谨的绘画风格,这是很值得当下思考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