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法》束缚下的艺术品私人洽购

2009和2012,国际拍卖巨头在应对艺术品市场调整时,先后打出一组沉淀多年的压箱底的应对套路,上一次是自由港的仓储服务,这一轮是私人洽购。

图片 1

有国内媒体向我咨询私人洽购详情或哪怕是一些基本概念,但我说对于我本人管理的公司,既没有相关的营业拍照,也更谈不上实操经验,所以回答不具备权威性。但在这裡,还是可以分享一下我观察、分析后的领悟。

参加拍卖行展售展的印尼艺术家作品

谈“私洽”前先说说“仓储”。08-09那一轮席卷全球的恐慌不会忘得那么快吧?即便到不了八十年前“大萧条”的地步,西方的经营者是必须准备好过冬的衣食住行的。在艺术市场,随着新加坡自由港的启动,CFASS这样的高规格、大规模的仓储中心即应运而生。

陆斯嘉

在没有中国四万亿拉动的情况下,向“仓储”要业务或者哪怕是一些救命的现金流,本来是很靠谱的思路,彰显了国际公司的老到。来自其百年经验的逻辑是,拍卖业务的前提是卖方市场刺激竞价成交,但当市场趋冷时,观望气氛浓重,艺术品的换手率下降,流动性减退,存储需求增加。实力雄厚的大客户不急于割肉,宁愿将近些年收购的宝物藏于安全场所,最好有专业展示最为增值服务,同时自己也好梳理一下思路,为建私人博物馆静下心来做做功课。勾践在吴国卧薪嚐胆,也还要仰仗范蠡在老家厉兵秣马嘛!自由港的免税政策将“深挖洞、广积粮”的成本降到了很低的程度。

在上月举办的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中国文物、青铜重器皿方罍引起关注,经湖南省博物馆和该省收藏家群体共同推动,最终佳士得同意撤拍,通过私人洽购的方式,使皿方罍
“身首合一,完罍归湘”。

当然,接下来中国市场以及与中国买家相关的井喷现象似乎打乱了国际拍卖行“仓储”业务发展的既定时间表,只不过这一突变给其老本行“拍卖”带来了更加诱人的增长曲线。但是,会出现“W”型,即二次探底吗?无所谓,更狠的拆招来了—私人洽购。

近几年,私人洽购屡屡被提及,苏富比、佳士得年报一再披露私人洽购业务的成长性。2012年,北京保利成立了非拍卖交易模式的贵宾部,提供私人洽购服务。《东方早报·艺术评论》采访获知,中国嘉德也开始尝试私人洽购,而更多内地拍卖行却谨慎行之。《拍卖法》的法律限制以及实际操作中的模糊地带,都使私人洽购在中国大陆受到束缚。

“私洽”在11-12年度国际大行的业绩报告和前瞻策略中佔据了显赫位置,佳士得甚至刚刚将其美国区主席任命为国际私洽总管。但实际上,其“仓储”一招中就已经暗藏了“私洽”。

巩固买家,刺激交易

想要赵无极吗?有人考虑出货,但物主不愿送拍,低价落槌或买家拖欠甚至跑单的风险太大。照片马上发到您邮箱,可以安排看实物。价格已经包含了佣金,决定要就将款打到本中介账上,款到即放货。

数据显示,早在2010年苏富比年销售额的10%即来自私人洽购。作为对手,佳士得私人洽购交易额近年也逐年增长,2013年佳士得私人洽购总额超过7.6亿英镑。去年进入内地后,无论是苏富比北京艺术周还是佳士得上海首拍,均呈现了私人洽购展览。

这似乎缺少靠与别人竞争来印证自己眼光的过程,也没有最终胜出后的荣耀,但对自信并信任品牌仲介的交易双方来说,在市场低迷或信用缺失时很有採纳的必要。对拍卖行来说,媒体曝光度下降,但收益未必减少太多,搭建舞台的成本省去不少,财务健康更有保障。

在佳士得印象派及当代艺术专家及其私洽业务的负责人何杏淇看来,私洽和私洽展览并不同。“拍卖是先征集,再卖,是以拍品为导向的。私洽,则是先摸清楚客户需求,再去挑东西,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私洽展览是近期才做的,希望通过私洽展览来拓展客户资源。”

然而“仓储”和“私洽”都不是以拍卖作为单一业务的国内拍行所能复制的,首先没有仓储牌照,其次拍卖法不支持“私洽”。除了法规层面的障碍,国际老牌拍行在仓储服务的专业性和私洽业务的丰富资源,也不是可以轻易模彷或PK的。特别是多年积累并精心呵护的拍品去向及客户取向的庞大资料库,才是支撑私洽业务的核心竞争力。

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佳士得战后和当代艺术部私洽业务总监Suijiders向中国业者介绍了佳士得的私洽业务。他表示,佳士得2005年开始私洽业务,成交额累计34亿美元。过去10年,战后当代和当代艺术市场的私洽一直增长,佳士得设立私人展售展,做艺术家个展,也发掘一些不为人知的艺术家。在纽约的洛克菲勒有自己的私洽空间,伦敦的Mayfair和香港都有展览空间。私洽有三种方式:一是卖家上传拍品资料,二是联络专家,三是估价时卖家会选择哪些需要私洽,哪些拍卖。私洽将保护买卖双方的隐私。关于佣金,Suijiders说,私洽业务佣金不会超过公开拍卖,具体佣金视案例而定。

中央美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执行总监马学东向《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表示,拍卖公司与画廊的性质不同,拍卖公司举办私洽展售,是变相地经营一级市场业务,势必会压缩画廊业务空间。虽然展售展有利于扩大艺术家影响力,但归根结底是为了销售。私洽业务在金融危机后明显增多,这表明拍卖行欲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弥补利润不足。

2011年前,法国的私人洽购局限于画廊和私人经销商。2009年、2010年法国拍卖市场占有率持续下降,倒逼政府出台了拍卖行销售自由化的有关法律,此举被业界认为有助于刺激艺术市场,提高交易量。

上海商学院副教授窦莉梅认为,随着拍卖业成本持续增加,国际拍卖行在提高佣金的同时扩大私人洽购业务,后者带来的营业净收入可以弥补高额成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