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修福:人大常委会“审议意见”在实际运用中的“误区”究竟在哪?

新华社北京3月1日电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单行本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即日起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立法之声

本书收录了该《意见》全文、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就《意见》答记者问、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等重要内容。

图片 1

2006年8月27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首次将“审议意见”作为立法用语写入其中。

至此,“审议意见”作为各级人大常委会行使监督权的具体手段和表现形式,在实际运用中其法律效力究竟如何?备受争议。

武春先生曾撰写题为《走出审议意见的五个误区》一文,阐述对“审议意见”的定位和观点。日前,张天科先生也撰写题为《人大审议意见应走出五个误区》一文,阐述了与武文截然相反的观点。拜读武文和张文,笔者也就“审议意见”的“误区”,谈一管之见。

武文指出,要“走出审议意见应是人大常委会整体意见的误区,审议意见可以是个人意见也可是部分人员的意见。”张文则指出,要“走出审议意见是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意见而不是人大常委会整体意见的误区。”笔者基本认同武文观点。

笔者认为,“审议意见”依法就是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它应该是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审议发言所整理出来的主要意见。

2013年10月11日,中国人大网首次发布《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对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报告的审议意见》,其标题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其内容是“根据会议发言情况,将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列席会议人员的主要意见整理如下”,显然“审议意见”不是“人大常委会整体意见”。

武文指出,要“走出审议意见怎么说‘一府两院’就应怎么做的误区,‘一府两院’研究处理审议意见而不是执行审议意见。”张文则指出,要“走出‘一府两院’只是研究处理审议意见而不是落实办理审议意见的误区。”笔者基本认同武文观点。

图片 2

笔者认为,“审议意见”不具有强制执行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