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八旬圣寿宝玺与御赏珍玩将现保利夜场www.9992019.com:

北京保利拍卖古董夜场将于2012年6月春拍鼎力推出“耄念八徴——乾隆帝八旬圣寿宝玺与御赏珍玩”专场,将围绕乾隆皇帝的八十寿辰,臻选八品宫廷艺术之代表性珍品秘器,向藏家展示出一隅乾隆艺术帝国的绮丽图案。

2016年6月6日晚,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禹贡——天子与庶民的感应
古董珍玩之夜”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推出14件拍品。其中,清乾隆白玉交龙钮宝玺“八征耄念之宝”以估价待询的形式上拍,起拍价为2800万元,最终以3650万元落槌,4197.5万元成交,由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的委托竞得。

www.9992019.com 1

www.9992019.com 2

清乾隆 白玉交龙钮“八徴耄念之宝”

Lot7416 清乾隆
白玉交龙钮宝玺“八征耄念之宝”

L7.5 W7.5 H6.2

长7.5cm;宽7.5cm 高6.2cm

估价待询

www.9992019.com,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恰逢乾隆皇帝八十大寿。按照乾隆自己的惯例,每到纪年逢五,即“正寿”之年,都要举行盛大的庆典,而登基五十五年又恰逢八十整寿,更值得大庆特庆。因此早在乾隆五十四年的中秋,乾隆帝就开始了对庆典活动的筹划,包括御殿受贺的地点、规模,以及各地与藩属国万寿贡品等等,而制作相应的宝玺则是活动筹划过程中十分重要的一项。这件白玉交龙纽“八徴耄念之宝”就是为庆祝乾隆帝即将到来的八旬万寿而特别制作的,在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乾隆宝薮》中亦有明确著录。

来源: 1.法国贵族旧藏

www.9992019.com 3

2.1970年代购于法国格伦迪宁拍卖公司

清乾隆
白玉交龙钮宝玺“八徴耄念之宝”印面

  1. 美国藏家旧藏

宝玺的印文由乾隆帝亲自审定,取自《尚书•九畴》中第八“念用庶徴”,意为通过各种征兆体察万物万民,这与乾隆当时的想法一致,于是钦定印文为“八徴耄念之宝”,交于清宫造办处用上等和阗玉镌刻。这既是乾隆对八十万寿的纪念,也是对自己的戒勉。在以后的几个月中,“八徴耄念之宝”成为乾隆君臣间经常性的话题,与乾隆八旬万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乾隆五十五年新正在重华宫举行的大型茶宴上,乾隆帝与廷臣及内廷翰林之间的联句就是以“八徴耄念之宝”为题的。乾隆帝自己也屡次提及“八徴耄念之宝”的制作情况。

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对乾隆皇帝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将要迎来他的八十寿辰。按照乾隆自己的惯例,每到纪年逢五,即所谓的“正寿”之年,都要举行盛大的庆典。在乾隆皇帝看来,登基五十五年又恰逢自己八十整寿,实与天地之数自然会合,是昊苍眷佑的结果,值得大庆特庆。正如其在御制文《八徴耄念之宝记》中得意所言:“夫汉唐以来,
古稀天子只得六,六之中至八旬者只得三。而三帝之中惟元世祖可称贤,
其二则余所鄙也。”
后又注:“六帝中惟梁武帝、宋高宗、元世祖年登八十……惟元世祖乃创业大有为君……但计其世次,讫顺帝不过四传,亦不能如今五世同堂之盛。是则予之仰荷天眷至为深厚,不特云稀,且自古所未有如是。”
因此,早在乾隆五十四年的中秋,乾隆帝就开始了对庆典活动的筹划,包括御殿受贺的地点、规模、各地及藩属国万寿贡品等等。而制作相应的宝玺则是活动筹划过程中十分重要的一项。此次登场保利春拍的白玉交龙纽“八徴耄念之宝”玺和白玉云龙纽“自强不息”玺就是为庆祝乾隆帝即将到来的八旬万寿而特别制作的。

www.9992019.com 4

乾隆帝圣寿七十时,用杜甫句刻“古稀天子之宝”和副章“犹日孜孜”玺,在纪念圣寿的同时,也表明自己不敢怠政的想法。而今八旬,乾隆帝将视线落在了儒家经典《尚书》“洪范”篇上。据《尚书》“洪范”篇记载:武王克商后,向箕子请教天道之义,箕子便以洪范九畴相告。这洪范九畴分别为:“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徳、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徴、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极”。乾隆认为箕子所陈洪范九畴是“万世帝王制治之源……无一不关于为君者之一身一心”。而九畴中的第八“念用庶徴”即通过各种征兆体察万物万民,与乾隆当时的想法正相一致,于是,据此拟定“八徴耄念之宝”的宝文。乾隆帝自己在《八徴耄念之宝记》中是这样解释的:“思有所以副八旬开袠之庆,镌诸玺,以殿诸御筆,盖莫若《洪范》‘八徴’之念。且予夙立愿八十有五,满乾隆六十之数,即当归政。今虽八十,逮归政之岁尚有六年。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庶徴之八,可不念乎?念庶徴即所以念万民。《曲礼》‘八十曰耄’,老而智衰之謂。兹逮八十,幸赖天佑,身体康强,一日万机,未形智衰,不可不自勉也”。可见,八徴耄念之宝的刻制既是乾隆对八十万寿的纪念,也是对自己的戒勉。

宋代李公麟(传)《蜀川胜概图》上的钤有“八徴耄念之宝”

在以后的几个月中,“八徴耄念之宝”成为乾隆君臣间经常性的话题,与乾隆八旬万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备受瞩目。以至于乾隆五十五年新正在重华宫举行的大型茶宴上,乾隆帝与廷臣及内廷翰林之间的联句就是以“八徴耄念之宝”为题的。乾隆帝自己也屡次提及八徴耄念之宝的制作情况。“予因来岁八旬正寿,镌八徴耄念之宝,冬仲即已镌成,於立春吉日遂行鈐用”。“予于上年长至月,因开岁寿跻八袠,思复镌玺以资钤用,宜莫若洪范八徴之念,命选和阗良玉,刻为八徴耄念之宝。盖予仰荷天庥,康强犹昔,而勤政爱民,固不敢一日不自勉也”。可知最早的“八徴耄念之宝”刻制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质地为和阗玉,并于第二年的立春日开始钤用。

据考证,已知最早的“八徴耄念之宝”刻制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质地为和阗玉,并于第二年的立春日开始钤用。目前发现钤盖有这件拍品印文的是美国史密森尼博物研究院亚洲艺术馆收藏的传为宋代李公麟《蜀川胜概图》卷。拍品原是法国贵族旧藏,由美国藏家于1970年购于法国格伦迪宁拍卖公司。

www.9992019.com 5

此外,乾隆帝还选取“自强不息”作为“八徴耄念之宝”的副宝,表明他在归政之前不敢稍存懈怠,以天下百姓为念,孜孜求治,勤于政事的意旨。从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拟定“八征耄念之宝”和副宝“自强不息”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新宝玺的制作。这种以“八征耄念之宝”为核心宝玺的制作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一直持续到乾隆五十九年,从没有间断过,制作总量超过140方。通观这一时段内与“八征耄念”有关的宝玺制作情况,最令人瞩目的是一组主宝“八征耄念之宝”、副宝“自强不息”与引首宝“向用五福”组成的固定搭配,形成三方一套的组宝。这种组宝要求三方宝的质地、颜色一致,共装于同一匣中以备应用,这种组合同样应该是出于乾隆帝自己的意愿。

清乾隆 白玉云龙钮“自强不息”玺

根据《乾隆宝薮》整理,乾隆帝“八征耄念”及“八征耄念之宝”有63方,“自强不息”45方,与两印组成的宫殿成套印有28套,其中有的同一宫殿名有多套。可知这两方印文最能体现乾隆本人意图性情:在八十圣寿之际刻“八征耄念”以自警,“自强不息”以自励。

L4×W4×H4

估价待询

来源: 欧洲重要私人收藏

除主宝之外,乾隆帝还同时选取了“自强不息”的宝文,刻制成副宝,与主宝相配。“自强不息”源自《周易·象传》对《乾卦》的解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乾隆自言:“向有自强不息宝,以殿御书。庚子年镌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兹以寿跻八旬,镌八徴耄念之宝,仍副以自强不息。盖经书中自儆之语虽多,而易象首乾,法天行健,至为切要者,无逾于此语。”“予既镌八徴耄念之宝,复副以自强不息,亦犹七旬时刻古稀天子之宝,副以犹日孜孜,皆铭乾惕之志也。”天子乾隆以“敬天”为毕生追求,以“乾”命名年号,以“乾卦”图像为玺印、徽号,故“自强不息”作为对“天”和“乾”的经典和根本性解释,成为乾隆毕生的座右铭之一。

选取“自强不息”作为“八徴耄念之宝”的副宝,就是要表明他在归政之前不敢稍存懈怠,以天下百姓为念,孜孜求治,勤于政事的意旨。在乾隆帝看来,自己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康强,一日万机,未形智衰”,作为统治天下的帝王,怎敢有丝毫的倦怠心理呢?
“一日未息肩,万民恒在怀”,自己一定要体天爱民,诚心勤政,做到“坛庙之祀,不可不躬亲;雨旸之时,不可不常验;中外之政,不可不日勤;民物之养,不可不心存。”从中不难得知,乾隆帝在为自己寿跻八旬深感得意的时候,同样隐隐流露出内心深处那种不自觉的忧患意识。而“自强不息”正是这种忧患意识的反映,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也是对儒家“君子”人格孜孜不倦的追求。

乾隆皇帝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拟定了“八徴耄念之宝”和副宝“自强不息”之后,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新宝玺的制作。这种以“八徴耄念之宝”为核心宝玺的制作从乾隆五十四年冬天一直持续到乾隆五十九年,从没有间断过,制作总量超过一百四十方。

通观这一时段内与“八徴耄念”有关的宝玺制作情况,最令人瞩目的是一组主宝“八徴耄念之宝”、副宝“自强不息”与引首宝“嚮用五福”组成的固定搭配,形成三方一套的组宝。这种组宝要求三方宝的质地、颜色一致,共装于同一匣中以备应用。这种组合同样应该是出于乾隆帝自己的意愿。因为乾隆帝在《八徴耄念之宝联句》序言中特别谈到了这三方宝玺的关系:“得寿偕宣鼓之成,计字協羲爻之画。引之嚮用,副以健行。佩押纽以交龍,座侑觞而称兕。”并特别注明副章曰“自强不息”,引首曰“嚮用五福”。而“嚮用五福”则同样取自洪范九畴中的第九“嚮用五福,威用六极”。乾隆帝之所以要选取“嚮用五福”四字与主、副宝组成固定搭配,表达的是同样的得意而又自我鞭策的心境。这种固定的组合只在乾隆五十四年冬至乾隆五十五年初有过比较集中的制作,数量有十几套之多。

www.9992019.com 6

著录在《清代帝后玺印谱》中的“八徴耄念之宝”、“自强不息”

据郭福祥先生对此方宝玺的审视研究,这方“八徴耄念之宝”玺,白玉质,交龙纽,印面镌刻阳文“八徴耄念之宝”六字。印面7.5厘米见方。在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乾隆宝薮》中有明确著录。所用玉材质地上佳,交龙钮雕琢细致,龙身形遒劲,鳞片齐整,头部刻画细致,双目平视前方,神态威猛张扬,雕琢抛光一丝不苟,平面打磨平滑如镜,正是典型的乾隆一朝独有风格。将实物与《宝薮》对比,无论是印材的质地、大小,还是印文的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著录相符合,可以确定为乾隆时期的真品。从前述乾隆帝在《八徴耄念之宝联句》序言中“佩押纽以交龍”的描述看,正与此方“八徴耄念之宝”组宝的交龙纽形制相符,乾隆五十五年新正重华宫联句之时乾隆皇帝着意描述的组宝的原型很有可能就是此玺所组成的一套。

此玺为法国贵族旧藏,由美国藏家于1970年代购于法国格伦迪宁拍卖公司。与此方白玉交龙纽“八徴耄念之宝”同为一组的副宝白玉交龙纽“自强不息”宝于2008年秋亮相香港苏富比公司拍卖,以3762万港币的高价成交价。而仅仅时隔一年,此宝再次出现在北京保利拍卖2010年春拍上,又以5656万人民币斩获新高。该“自强不息”宝与此“八徴耄念之宝”
宝一副一主,印面尺寸同为7.5厘米见方,恰恰印证了乾隆皇帝对组宝要求质地、颜色一致的历史记录,可以想见昔日共装一匣中以备应用的实况。

乾隆不同印文的名章、闲章有500余方, 如果加上相同印文的不同印章,
多达1000余方。乾隆晚年执政不同时段和归政以后主次章的搭配关系、钤盖次序非常规律,晚年的心态一目了然。七十岁以前,
只钤盖“ 乾”“ 隆” 名章,七十正寿之庆开始钤盖“ 古稀天子之宝” ,
另刻一方“犹日孜孜” 作为副章, 以申其年虽古稀,
仍“慎终如始”;八十岁以后用“八徴耄念之宝” , 其后一定要钤上“自强不息”
,以明心志。嘉庆元年(1796)开始用“太上皇帝”, 副章“归政仍训政” ,
表明其虽已传位,
仍握实权的政治地位。通观乾隆皇帝八旬后用玺,以“八徴耄念”为主,“自强不息”为副的组合几乎随处可见,根据《乾隆宝薮》整理,乾隆帝“八徴耄念”及“八徴耄念之宝”有63
方,“自强不息”45 方,与两印组成的宫殿成套印有28 套,
其中有的同一宫殿名有多套。毫无疑问,这两方“印文”最能直接体现乾隆本人意图性情,碰触到年迈的乾隆皇帝其内心所在:在八十圣寿之际刻
“八徴耄念”以自警,“自强不息”以自励,向父亲雍正生前为他留下的圣训——“敬天、法祖、勤政、亲贤”的目标作最后努力。

乾隆皇帝拥有很多更为文人书气的闲章,如“齐物”、“泼墨”、“写心”“笔端造化”“半榻琴书”“秀色入窗虚”“掬水月在手”等,而他八旬寿辰制玺的主宝文字,选择儒学经典《尚书》“洪范”篇,拟定具儒家主流价值意味的“八徴耄念之宝”的宝文,其中“入世”的含义不言自明。乾隆帝在宁寿宫各殿及花园建筑名称中强调他的归政思想,但他实际根本就没有去住,他对隐逸生活是克制的。乾隆在禊赏亭对面修建了抑斋,表示自己不会沉湎于江湖之中。乾隆《遂初堂有咏》诗中有“周书称初服,勤政要始终”句,表明他的“遂初”和“倦勤”与文人隐士的归隐有本质区别。查阅乾隆的御制咏物题景诗文,早期的诗多是对景、物的细致描摹,晚期的诗却往往是对景物轻描淡写,通过比拟政治理想,最后归结到皇帝的职责——勤政爱民。统观乾隆皇帝登基以来的宝玺印文,以三十五岁壮年“乾隆宸翰、机暇临池、奉三无私”开头,以七十“古稀天子”“犹日孜孜”和八十“八徴耄念”
、“自强不息”结束,一个与年龄赛跑的要强皇帝形象跃然而出。

除了主宝“八徴耄念之宝”、副宝“自强不息”与引首宝“嚮用五福”
组成的套玺外,“八徴耄念”与“自强不息”亦有另外的搭配。此次春拍的“自强不息”玺,4厘米立方,白玉质,云龙纽,印面正方形,阴文篆书“自强不息”四字。据郭福祥先生考证,此宝原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另外两方则是“延春阁”玺和“八徴耄念”玺。使用时此方“自强不息”玺作为压脚章钤用于御笔作品之上。此玺和与之配套的另外两方玺印在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乾隆宝薮》中都有明确着录,将其与《宝薮》对比,无论是印材的质地、大小,还是印文的篆法、布局都与书中的著录相符合。其云龙纽雕制十分精细,印文刻制中规中矩,严谨规范,体现出当时苏州玉工的制玉技术水准。

根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记载:乾隆五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太监梅进宝来说,总管张进喜交:……白玉引首宝一分,计三方,内引首上贴延春阁本文、宝一方上贴八徴耄念本文、宝一方上贴自强不息本文,……传旨:交苏州照本文刻字送来,钦此。……于五十八年七月初二日苏州送到刻字延春阁白玉引首宝一分,……呈进,各交原处摆讫。”这条档案至少为我们提供了认识此玺的三个方面的资讯:第一,此方“自强不息”玺刻制的确切时间。刻制此玺文字的指令是在乾隆五十七(1793)十二月二十五日由内廷发出的,考虑到北京与苏州之间的距离,运输尚需时日,因此,玺文在苏州刻制的时间应该在乾隆五十八年(1793)的上半年。第二,此方“自强不息”玺原是三方一组套印中的一方。这是乾隆晚年制作与他八十寿辰有关的印玺时经常采用的组合方式。而且档案明确记载此方玺的质地为“白玉”。第三,提供了此方“自强不息”玺最初存放地的资讯。与此玺配套的引首章“延春阁”明确了此套玺印是专门为延春阁制作的,由苏州的玉匠刻制完成后送回北京宫廷,放置在延春阁内。此方“自强不息”玺最初就收藏在这里。嘉庆皇帝亲政后(1799),按照成例对乾隆皇帝的宝玺进行整理,将散存于各处的乾隆皇帝御用玺印收存起来统一保存。这套玺印极有可能在那个时候从延春阁取出,统一存放于乾隆皇帝的大宝箱中。至于何时流出宫廷,成为欧洲重要私人收藏,则不得而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