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蕾:亚文化之魅——评《头号玩家》

随着《头号玩家》的公映,电影史上可能迎来了最大规模的“挖彩蛋”活动。

玩家一号,游戏开始!

图片 1

Ready Player One

《头号玩家》电影海报

上一次国内观众集体对一部科幻电影陷入狂热是什么时候?《银翼杀手2049》吗?显然不是,因为影片票房相当一般,只是些情有独钟的影评人和找热点的自媒体在做解读;《疯狂麦克斯4》?影片确实令人疯狂,但国内没有上映,且并非所有人都对废土世界有感觉;亦科亦幻的漫威系列就不要说了……大概《变形金刚》第一部在国内引起的震动,勉强能与此次斯皮尔伯格回归科幻之作《头号玩家》(豆瓣9.2分)相比。

在社交媒体上搜索这部电影,随处可见的关于这部电影的“彩蛋”问题,影迷现已在片中找到几百个游戏、电影、电视、音乐、动漫彩蛋,实则让人惊叹“我看过的再强大的YY文原来也能电影化”,这是非常厉害的。

影片开场,80年代著名金属乐队范海伦的《Jump》响起(这首经典摇滚曾经在《回到未来》第二部和第三部中都出现过),立即引领我们进入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充满各种电子游戏、流行乐(摇滚)、动漫、桌游、类型电影(恐怖片和青春片为主)符号的世界。无论你是青少年还是年近中年,只要接触过这些流行文化元素,都会随着影片为之疯狂!

但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大家都乐此不疲的寻找彩蛋?

我并不打算接下来去罗列影片中出现了哪些游戏角色、动漫人物和摇滚金曲——尽管作为一个资深游戏玩家、多年摇滚乐迷和死忠影迷,我对影片中出现的大部分元素都相当熟悉,曾为之如痴如狂。我想探讨的是:为什么本片又成为一部普通观众极度赞誉,专业影评人反响平平的影片?影片中密集出现的种种流行文化符号意味着什么?国内观众缘何如此痴狂?这样一部反映最前沿的VR空间和流行文化的影片为何是由72岁的老导演拍出来的?

按理说,结果《头号玩家》的故事,这样的偏于老电影、游戏、动漫ACG领域的噱头,跟如今的主流文化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多数被我们称之为“亚文化”或者“宅文化”,还是偏于小众的。但像《头号玩家》这样,能在流行文化中掀起如此大的波澜,这可并不是“小众”、“亚文化”这样的词就可以一概而论的。

当金刚、哥斯拉、亚基拉、高达、《光环》中的士官长、《街霸》春丽、《真人快打》四臂战士Goro、Joan
Jett的摇滚金曲“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钢铁巨人》、卡梅伦·克罗的青春片《情到深处》、库布里克的《闪灵》、奥逊·维尔斯的《公民凯恩》等元素纷纷出现在影片中时,作为观众我当然非常感动和愉悦,甚至有种身份认同的狂喜。更主要的是,随着这部1.75亿美元预算的商业大片推向全球市场并取得成功,游戏、动漫等各种亚文化再次展现魔力,向世人宣告它们存在的意义,并由此进一步融入、影响着主流文化和大众。

图片 2

亚文化(Subculture)是大卫·雷斯曼(David
Riesman)在1950年提出的一个概念,他认为:大众是“消极地接受了商业所给予的风格和价值”的人,而亚文化则“积极地寻求一种小众的风格(在当时为热爵士乐)”。换句话说,亚文化涉及了一种身份的自我定义:你喜欢《侠盗猎车5》,我喜欢《舰娘》;你喜欢凶猛的速度金属,我喜欢微妙感性的后摇;你喜欢寺山修司,我喜欢哈维尔·多兰……正是这些亚文化的元素,在我们共同(且多少有些乏味)的吃饭工作睡觉之外,定义了我们独特的身份,让我们可以在社交网络上通过这些元素来相互指认,找到共同话题,加入某个圈子。

3月初出版的原著小说,当时出版社的翻译是《玩家1号》,但华纳却并没有采用这个中文译名

《头号玩家》绝对是对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代一次亚文化的巡礼,其符号的丰富性和广泛性令人咋舌!极少有电影能将数以百计的游戏、影视、音乐、动漫典故(当然版权是个极高的门槛)运用自如。集中展现亚文化元素的背后,是一种令往日流行文化登堂入室的潜在野心。很多导演都在自己的电影中致敬青少年或童年时深受影响的亚文化,并由此赋予它们新的活力——JJ·艾布拉姆斯的《超级8》、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德尔·托罗的《环太平洋》、意外大爆的《银河护卫队》、维伦纽瓦致敬经典的《银翼杀手2049》、诺兰的《致命魔术》,包括美剧《怪奇物语》、《西部世界》……无不带有浓厚的怀旧色彩,以及大量亚文化元素的呈现。就像尼尔·盖曼在《美国众神》中喻示的:汽车之神、高科技之神、媒体之神靠着无数当代信奉者的崇拜而获得神力!

归根结底,《头号玩家》电影中蕴藏的那些彩蛋信息,以及如今在互联网上产生的热潮,用一个词可以形容叫做“极客文化”。

本质上,这和国内导演冯小刚拍《芳华》、张艺谋拍《山楂树之恋》、管虎拍《老炮儿》是一致的。但60到80年代的我们,文化上总体是极度匮乏甚至是畸形的。因此很难在电影中呈现丰富且具有长久活力的亚文化元素。无论文工团、忠字舞还是霹雳舞、喇叭裤,或者胡同碴架,这些曾经的符号与国人的当代生活都已经断裂开了。而在美国并不存在文化断代或割裂的现象,因此就让人感到:好莱坞的复古并非完全向后看,甚至有重新引领潮流的前瞻趋势,而我们这里的怀旧往往是单纯的回望。

《头号玩家》的彩蛋大家都在挖,这里不妨我们跳脱电影,来关注一下让这部电影产生热潮的动力——“极客文化”。

怀旧并不是一单万能灵药——很多电影(包括国内)用到了大量怀旧元素,但并没有成功打动观众。你不能只是把过去的文化元素呈现在电影上,就叫怀旧了。你需要去营造一种氛围,去告诉观众,你呈现的东西是多么独特,多么值得怀念,多么动人……这种独特和动人往往连观众自己都一无所知,当他看到电影时,才忽然怀想起曾经打游戏、哼唱流行金曲、和伙伴们分享动漫的岁月,意识到那段岁月对自己多么美好,多么有价值。只有这时,电影才成功“催眠”了观众,让他们集体进入到一种虚幻但又有真实基础的梦幻世界中去。

一、从边缘文化到世界中心

在这里,斯皮尔伯格又一次展现出他作为造梦大师的极高水准!《头号玩家》营造出了“绿洲”这样一个可以让70后80后90后乃至00后都可以找到归属感的梦幻之地。更重要的是,影片代表了一种价值的重新建立(特别是在中国):以前人们认为打游戏/看动漫是纯粹的消遣(娱乐),是为了杀时间;不承认游戏是文化,不认为游戏中的纪录或对游戏的探索研究是有价值的。今天,这些价值观已经被动摇了。影片中绿洲的创始人哈利迪就是这样一个极客/宅男代表:他一生孤独,与合作伙伴闹崩,跟心爱的女性擦肩而过。一生唯一的成就就是虚拟游戏世界绿洲。不过,他留下的最大财产其实不是价值千亿美元的绿洲股份,而是他自己——他玩过的游戏,听过的音乐,看过的影视……所有这些亚文化元素,组成了他的一生,也最终造就了绿洲世界。影片中的三个谜题,就是藉由这些文化符号作为桥梁,走进哈利迪的内心世界。想想看,现实中的乔布斯、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不都是哈利迪一样的人物吗?

电影《头号玩家》中所表现的内容,在我们看来,都是一些偏于“亚文化”领域的产品,比如老电影、动漫、很多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游戏,以及没怎么听说过的游戏主机(雅达利)。但有趣的是,《头号玩家》中,随处可见的一个词就是“
fashion culture”——流行文化,这是为何呢?

我曾经在文章中分析过,几乎所有涉及虚拟空间的科幻电影,本质上都是对1939年的影片《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的一种重写:同样是一个人坠入另一个世界,他/她必须打败黑巫师,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当然,这个主题最早的源头,其实是1865年刘易斯·卡罗尔的小说《爱丽丝漫游仙境》!《创战纪》《黑客帝国》乃至《红辣椒》《盗梦空间》等等无一例外。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闷声发大财。不声不响的也许会异军突起,比如最近几年频繁出现的大众视线中的极客。极客的火爆基本上归结于技术性社会的蓬勃,让这群曾经不受重视甚至因特立独行的风格而被鄙视的群体走出地下,比尔·盖茨、乔布斯、拉里·佩奇、李纳斯·托沃兹等人就是典型的极客代表。

很难相信《头号玩家》这样一部风格华丽,运镜夸张大胆的影片出自72岁的斯皮尔伯格(以及他的老搭档,摄影师卡明斯基)之手!影片对虚拟空间/VR的呈现是电影史上最出色和独特的一次。之前很多涉及虚拟空间的影片中,进入虚拟空间的过程基本都像在做梦,即人的意识从现实世界进入到电脑的虚拟空间中去,肉身成了无意识的躯壳。即使《黑客帝国》,也只提到了在虚拟空间死亡会令肉体承受不住而导致真正死去。《头号玩家》中设计了完善的VR系统,进入绿洲中的角色在现实世界中仍然是意识“在线”的。影片中,现实与虚拟世界之间,人的肉体和意识是双重对应的。电脑空间不再仅仅是一个梦境,它无比真实,是另一种现实。

在一些表现次时代的电影中,以极客为主视角的片子很多,因为这群另类与先进相结合的人物因其与众不同的特点而能够产生极佳的戏剧效果。《社交网络》《三傻大闹宝莱坞》《生活大爆炸》等歌颂或妖魔极客的电影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与之对应便是席卷全球的极客文化热潮。

《头号玩家》结尾,导演斯皮尔伯格用《公民凯恩》中的经典元素“玫瑰花蕾”点题。其实,影片中无数令我们难忘的形象,各种亚文化元素,不就是我们为之倾心的玫瑰花蕾么?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yberKnight电子骑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头号玩家》原版小说封面

《头号玩家》就是一部极客电影,不仅仅是电影所表现的内容,还在于电影对“极化文化”的表现和所产生的影响。

1、名词释义:极客是什么?

极客,来自于美国俚语“Geek”的音译,原意为形容反常、怪咖这样另类的人群,贬义词。

图片 4

在收集英语流行词汇的urban
dictionary上,geek一词的定义,专门和nerd(呆子)做了区隔。按照该在线词典的解释,极客指的是不擅运动,但在电玩、动漫、互联网等领域有建树的人

这是一个外来名词,最早可追述到中低地撒克逊语中的“Geck”(意思为傻瓜,怪胎)和南非荷兰语中的“Gek”(意思为疯狂)的结合体。包括如今的斯堪的纳维亚语系中,比如在瑞典语“g?ck”和丹麦语“g?kke”为前缀的词语中,都有形容傻瓜或者取笑他人的意思。该词语最早起源于18世纪奥匈帝国中一些展示畸形、怪胎秀的马戏团中,以“Gecken”的词根形式出现,在19世纪中期这个词汇随着这些游走世界各地的马戏团传入北美,最后变成了现在的“Geek”。其词根本意就是形容那些怪胎、反常的人,带有极深的贬义。

2、极客发展概略

就像我国的“囧”字一样,随着时代的演变如今产生了新的释义,极客也一样。

在1952年著名科幻小说家罗伯特·海因莱因的短篇小说《困境中的一年》中,“Geek”一词首次用来形容那些科学、数学和高新技术爱好者。后来就像很多词语新解流传方式一样,这个偏门的释义在小范围群体内迅速传播,起初经常在上世纪60-70年代那些对晶体管和集成电路狂热的技术人员中出现,用于形容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技术癖,其中史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就属于其中之一,但当时限于时代的发展,极客还并未形成气候,而且在公众眼里极客还是带有贬义色彩,尤其对是那些计算机黑客的泛称。

在计算机最初发展的时代,计算机技术爱好者通常被分为两类:一种是那些品学兼优、生活循规蹈矩的技术人员,而另一类对计算机技术有着狂热的兴趣的人们,他们生活没有规律,作风离经叛道、喜欢左道旁门的人士,对技术的痴迷已经达到不正常的阶段,用句武侠小说中的话来形容就是“走火入魔”,他们被称为极客,他们都是那些未被主流社会承认的地下精英。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个人电脑的兴起,随着当年以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为首的一帮极客在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日益扩大,极客们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公众面前。那些一直被视为怪异者的边缘人物,突然被历史之手推向舞台的中央,转变成为社会主流,极客们也因此对自己“以局外人的身份翻身做主”而感到骄傲,这个词语也渐渐进入大众视野。

图片 5

《纽约杂志》有关奥巴马与扎克伯格等IT新贵会面的报道

举个例子,就像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1年2月17日的私人晚宴上会见Facebook总裁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次日《纽约杂志》以“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会见总统”为标题引起极大反响,要知道当时Facebook的用户在全球已经有十亿之众,马克·扎克伯格就像一个教主一样统领着自己数亿教众。

3、次时代的宠儿

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极客正以极快的速度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对全球经济和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这个词语也更加趋于多元化。在上世纪中,极客往往只是存在于研究部门、实验室等相关机构,如今极客一词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其他行业中,但都逃离不开技术领域,比如“数学极客”、“网络极客”,指那些对该领域兴趣狂热并花费大量时间钻研的爱好者,他们并非是科班出身,但所花费的精力和创造的成就要高于大部分专业人士。如今的极客擅长使用技术手段、创新能力和源源不断的想象力不断地将更新更好的生活方式、娱乐方式推向高潮、推向顶点。

他们越来越多占据企业高级职位,拥有大量商业和政治影响力。这种走偏门的技术狂热分子被赋予了宗教信仰般的魔力,他们是对科技力量顶礼膜拜的产物,是从亚文化群体到时尚潮流的代名词。

4、流行文化

图片 6

《大动量:什么控制了我们的世界》封面

极客的发展是有一定历史必然性的,英籍澳大利亚作家马克·罗德(《大动量:什么控制了我们的世界
》)曾经指出极客的崛起代表着人类进化的新阶段。他认为在高科技的时代环境中人际关系将趋于淡化,但有利于极客向的人群发展,甚至包括一些社交恐惧症、多动症、朗读困难症患者,在以往这类人群可能一直处于劣势,但他们独特的认知特质使得他们在科技时代找到共鸣之处,从而异军突起。

时至今日你会发现,世界绝大多数精彩都是被各式各样的极客们所塑造的,传统商业社会越来越多的东西开始被极客精神所影响,从电子产品到网络文化,从当年比尔·盖茨偏爱的背带裤、短袖衬衫风靡一时,到如今极客文化的代表的黑框眼镜、无镜片眼镜,科技、创新、复古。这些追求完美的思潮渐成时尚,而极客此时与其说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不如说是这个被科技所重塑的商业时代的意识形态,IT业、科学界、时尚领域极客的身影无处不在。当然其中也包括电影,自然而然也就出现了“电影极客”。

5、“电影极客”

无论作为影迷还是电影从业者,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极客,就没有好莱坞电影的今天。

在北美历年的票房榜上,那些动辄耗资数亿的巨制和一枚枚票房炸弹的产生,极客在其中占用很大影响力。对电影从业者而言,通过创新性的技术在大银幕上创造一个个奇观是他们主要工作方式,这样的群体在。以徐克为例,他是华语电影界中一个非常典型的电影极客,一直引领着华语电影的科技潮流,大胆地将创意与技术相结合创造出绝佳的电影效果。像是这样的电影从业者在好莱坞更加不胜枚举,沃卓斯基姐妹、J·J·艾布拉姆斯、詹姆斯·卡梅隆、吉尔莫·德尔·托罗和阿方索·卡隆都是其中的代表。

《头号玩家》的导演,斯皮尔伯格也是一样。

这位犹太裔导演,之所以成为世界最著名的导演,并不仅仅在于他拍过《辛德勒的名单》《拯救大兵瑞恩》这些奥斯卡殿堂级的佳作,获奖的导演多了,为什么斯皮尔伯格最著名呢?

因为斯皮尔伯格是一名极客导演,他的电影不仅能引发人的思考,还可以受到大众的喜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侏罗纪公园》与《辛德勒的名单》本质上是一样,都是被大众所接受和喜爱的作品。就像电影大师费里尼曾说过,斯皮尔伯格是幸运的,因为他喜欢的东西正是大众喜欢的东西,放到《头号玩家》中,不正是这样吗?

二、《头号玩家》中的极客内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