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法迎来第四次修改:故意侵犯专利权最高罚款500万元

故意侵犯专利权最高罚款500万元 专利法迎来第四次修改

专利法迎来第四次修改——为促进发明创造提供法制保障

□ 本报记者 蒲晓磊

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完善对发明人、设计人的激励机制,延长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期……12月23日,专利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草案中一系列规定颇为“亮眼”。

“看见好的发明创造,就先‘拿过来’,如果对方起诉抄袭,最多也就罚款100万元,只要挣的钱比罚款多,就是赚。”

www.9992019.com,此次修改酝酿7年

“就算对方起诉抄袭,也要花上两三年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转移和毁灭证据了,我们也不会败诉。”

我国现行专利法于1985年施行,曾分别于1992年、2000年、2008年进行过3次修正,对鼓励和保护发明创造、促进科技进步和创新发挥了重要作用。

“反正这些账簿、资料都由我们掌握,他们没有这些,打官司是赢不了我们的。”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已经成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内在需要。”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在作草案说明时表示。

……

申长雨指出,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国专利领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专利保护效果与专利权人的期待有差距,专利维权存在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等问题,跨区域侵权、网络侵权现象增多,滥用专利权现象时有发生;专利技术转化率不高,专利转化服务不足;专利授权制度也有待进一步完善。

对于有着这样想法的抄袭者来说,12月23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的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给予了“精准打击”。

据了解,此次专利法的修改已经酝酿了7年之久。2011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建立健全长效机制,研究修订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加大惩处力度,为依法有效打击侵权和假冒伪劣行为提供有力法制保障”。此后,专利法修改被列入2012年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2011年1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启动专利法特别修改的准备工作,形成了专利法修订草案,于2013年1月上报国务院。该送审稿主要提出了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完善证据规则、完善专利行政执法等修改建议。

例如,草案明确,对故意侵犯专利权,情节严重的,在难以计算赔偿数额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酌情确定的赔偿额,最高罚款金额从现行专利法规定的一百万元提高到五百万元。

2014年上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了专利法执法检查,从专利质量、专利保护、专利运用、公共服务等方面对专利法修改提出了具体意见。为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专利法修订草案进一步补充完善,形成新的专利法修订草案,于2015年7月上报国务院。经过多部门反复研究、修改,最终形成了专利法修正案,国务院第33次常务会议讨论通过。

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在作草案说明时说,我国现行专利法于1985年施行,曾分别于1992年、2000年、2008年进行过三次修正,此次修正,除了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还围绕促进专利实施和运用、将实践证明成熟的做法上升为法律规范两个思路,增加和修改了相关规定。

故意侵权最高可赔偿5倍损失

网络服务提供者或承担连带责任

加强对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成为此次专利法修正案草案的鲜明特点。

近年来,专利权保护效果与专利权人的期待有差距,专利维权存在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等问题,跨区域侵权、网络侵权现象增多,滥用专利权现象时有发生。针对这些问题,草案通过加大处罚力度、完善举证责任等方式,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

草案加大对侵犯专利权的赔偿力度,规定对故意侵犯专利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权利人受到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或者专利许可使用费倍数计算的数额一到五倍内确定赔偿数额;并将在难以计算赔偿数额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酌情确定的赔偿额,从现行专利法规定的一万元到一百万元提高为十万元到五百万元。

草案规定,对故意侵犯专利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权利人受到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或者专利许可使用费倍数计算的数额一到五倍内确定赔偿数额;并将在难以计算赔偿数额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酌情确定的赔偿额,从现行专利法规定的一万元到一百万元提高为十万元到五百万元。

知识产权侵权一般实行“谁主张谁举证”,对权利人来说举证投入大、维权效果不明显。由于投入与获得不成比例,实践中不少权利人选择不了了之。对此,草案完善举证责任,增加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为完善举证责任,草案增加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如今,知识产权网络侵权现象较为常见。面对较为强势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权利人往往“维权无门”。草案此次增加规定: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据人民法院生效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或者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作出的责令停止侵权的决定,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侵权产品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要承担连带责任。

为解决跨区域侵权问题,草案增加规定,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应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请求处理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专利侵权纠纷;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专利权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请求处理专利侵权纠纷,对在本行政区域内侵犯其同一专利权的案件可以合并处理;对跨区域侵犯其同一专利权的案件可以请求上级人民政府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

草案在充分发挥司法保护主动作用的同时,还完善了行政执法有关规定,以提升专利保护效果和效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