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凉山消防队员驻地:这里的宿舍静悄悄

ZAKER 哈尔滨记者 张大星

图片 1

3
日中午,在巴彦县华山乡大顶山林场附近,市民郭成宝一家进山祭扫时发现林场草地起火。为防火势蔓延,郭家十口人赶紧帮林场管理员救火,终于等到消防员到来将火扑灭。

从火场返回驻地的消防员胡显禄,脸上还带着扑火时留下的伤痕。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图片 2

“你留下,等待后续人员上山后再走。”
下山扑火途中,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三中队二班班长李玉兵接到指令,留在了位于山顶的临时指挥部。40分钟后,对讲机里传出大队教导员赵万昆的嘶吼,“山下起火了,你们赶紧撤。”

郭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哈市居住,哥哥弟弟在巴彦县里住。3 日 12
时许,他们一家十口到山里祭扫后就开车下山,没想到开到一半就看到山里的草地起了火,然后还在顺风往林子里烧。

转个头的时间,大火已经烧到指挥部所在的山顶,跟随村民得以逃生的李玉兵,和战友自此阴阳两隔。

图片 3

凉山大火中,消防西昌大队三中队、四中队共有24名消防员殉职。新京报回访消防西昌大队驻地,这里的宿舍静悄悄,被褥还叠成“豆腐块”,但是再也等不回外出灭火的消防员。

林场工作人员正在灭火,他们就赶紧停下车,一起拿地上的树枝帮忙打火,同时拨打电话报警。

凌晨的警笛

图片 4

4月3日,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驻地,现场消防员从木里县雅砻江镇赶回,通红的眼睛、黑黝黝的手、布满烟灰的灭火服、黑色作训靴。消防员李玉兵和战友们表情凝重,肃立在院子里。


当时我们一起拿长树枝把上风方向的火打灭了,下风方向火比较大,我们整不灭,只能等消防员来灭。”
郭先生说。

这是位于西昌市机场路旁的一处院落,跑道、障碍场、健身棚、菜地、养鸡舍错落分布。院落一角的照片墙上,留着他们曾经的生活印记,年轻的面孔,满脸笑容。

图片 5

4月3日上午,遇难消防队员家属陆续赶到西昌市森林消防大队,难掩悲伤的家属,下车后参与灭火,幸运的安全返回的消防员抱在一起痛哭。

大概过了 10
分钟,消防员就到了现场,开始打水救援。一家人虽然脸被熏黑,但因为帮上了忙都很开心。

战友们带着家属们来到宿舍。被子还是“豆腐块”,前面是大盖帽,帽徽已经摘掉。床尾是每个消防员的信息卡,照片里的大男孩,一个个打着领带、穿着深蓝色的制服。他们有的已经育有子女、有的刚刚结婚,有的还没有体验过爱情。

图片 6

图片 7

记者先后与巴彦县华山派出所和林场管理员取得联系,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3
日的确在林场内发生了火情,也有热心市民帮忙灭了火。

4月3日下午,消防队员的宿舍内,两名遇难的队员床铺紧挨着。新京报记者 吴江

图片 8

与眼前的寂静无声相比,31日凌晨的那一声警笛显得极其尖厉。

林场管理员说,帮忙的就是老郭家人,老郭家在山上有墓地,下山时看他们灭火就来帮忙了。

“一场火接着一场火,我们此前连续参与了两场灭火。去木里灭火前,只休息了一天。”李玉兵还记得出发时的情景:凌晨紧急集合,很多战士的被褥都没来得及叠。

目前,起火原因还在调查中。

西昌大队四中队指导员胡显禄看了下时间,吹响集合号时,是零点58分。

新闻 110 线索提供

从驻地到木里县的距离是234公里,山路崎岖,开车需6个小时,而从县里到雅砻江镇立尔村起火点,还有128公里。

编辑 王晓宇

李玉兵回忆,自己早上7点到达木里县内的一处隧道,补给之后,徒步前往起火点,“爬了7个小时,到下午2点多,才到达设置在山上的指挥部。”

值班主编 陈云朋

指挥部位于一处山顶开阔处。在消防人员到达前,已有当地民兵在场,指挥部的外围设置了防火带。“我们在那休整、补给,等待灭火具体执行方案的通知。”李玉兵和战友们从起火点的另一侧徒步上山,山上植被茂密,战士们背着吹风机、组合箱、水枪等器具,在半山腰为水箱加水,一个水箱加满后,有四十斤重。

三中队一班班长程方伟的床尾,放着党费登记表,他从2017年5月开始交党费。战友回忆,程方伟是重庆人,个子不高,但总是冲在火场最前面。一个月前的一次灭火中,眼看大火已经烧到腰部,他还不愿意后撤。

凭着这股拼劲,97年出生的程方伟在入伍两年后成为士官,当上了班长。

同一宿舍里,二班副班长陈益波也在大火中遇难。战友曹阳记得,98年出生的陈益波,每个月都会给家里打钱。

陈益波的手机还在床尾,显示有多个未接电话和短信,一条推送的新闻写着,“凉山森林火灾导致30人牺牲”。

图片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