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拍卖火爆谁是最终得益者www.9992019.com

书画拍卖市场火爆 谁是幕后推手

改写拍场价值观

在资本市场上,既有炒高货品价格行为,就必有幕后推手。那么,始作俑者是谁?据业界人士的分析,这是金融危机之后,国内外的资本炒家们在股票、房地产市场难获暴利的情况下,“扎堆”艺术品收藏。传统书画,尤其是中国存世的古代书画,更是因其
“真、稀”抗跌而成为藏家的避风港。这如同股市,资金认为哪些板块有炒作价值,哪些板块股票的价格必然大涨。我们知道,书画拍卖价格的大涨,资深的收藏家是重要的助推手之一。

吴彬的作品创造了中国书画的天价纪录,对此业内人士一致叫好,从拍卖公司专家到收藏家,都肯定这是中国内地拍卖场走向成熟的标志,理由是宋元的书画精品获得了重新定位。不过,赵旭对此又特别强调了人文精神的回归。他指出,主流的西方艺术史家一向视中国绘画为世界美术史上的一个亚种,其根据就是中国绘画缺乏人文精神,以山水为主要题材的中国绘画历史不重视对人类本身的表现。他以足本二十卷的宣和画谱前八卷皆为人物为例,认为这种说法大有偏差。他历数吴道子、顾恺之、阎立本、武宗元等上百位大师,指出中华文明仅就绘画来讲就早上西方五百年,可惜晋唐大师的真迹已不传世,西方学者被元代以后兴起的文人绘画浮云蔽眼,国人也就人云亦云了。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6171万元)、吴彬《十八应真图卷》(1.69亿元)、曾巩《局事帖》(1.08亿元)的旧藏者是比利时大藏家尤伦斯夫妇,他们不仅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最大藏家,还藏有一批珍贵的中国古书画。他们献拍古书画藏品是因为收藏经费紧张,需要大批资金来建设北京的当代艺术中心。最终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吴彬《十八应真图卷》被“法人股”大王刘益谦纳入囊中。依稀记得他在
1998年,以210万元的天价买下当时出价80万的上海朵云轩镇店之宝《吴湖帆设色山水册》;而于2004年,又以363万元的大手笔拍下吴冠中的作品,创造了吴冠中油画作品在中国内地拍卖的最高价。可见,藏家对拍品的竞相追捧,对拍卖价格的节节拔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而吴彬《十八应真图卷》的这幅作品,在赵旭看来却可以助我们拨除芜杂,窥其本质。吴彬与“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同时活跃于16世纪,正处在中古时期,无论东方与西方都是以宗教为最主要的艺术赞助人,他们的主要创作题材都为宗教绘画,因此有了可比性。他指出,只要把几位大师的代表作品放在一起,无论是宏博的气势、奇巧的构图、人物性格的刻画精微,吴彬在哪一点上也不输于三杰。他还表示,其实明代的人物大师还不止吴彬。其他如杜瑾、唐寅、仇英、曾鲸、陈洪绶等,个个都是独具风格的大师。由此可见,中国内地藏家对吴彬的追捧,是他们成熟的表现,已经不同于原来的炫耀式收藏,体现了对精神价值的追求,越来越趋于理性。

随着更多超级富豪人士参与艺术品市场这个“游戏场”,书画拍品的价格只会水涨船高,形成浮波似浪的局面。

拍卖重心转到内地

天价书画拍品 是否能保值增值

赵旭又指出,在古董类的夜场拍卖中,清雍正柠檬黄地洋彩浮雕花鸟宝瓶纹六方瓶以6776万元刷新内地雍正瓷器成交纪录。加上前述三件书画拍品,四件重器都被内地买家收藏。这些拍卖纪录表明中国艺术品市场重心大面积向北京倾斜,宣告中国精英阶层开始重新审视我们的艺术史,开始重新自我评估,开始重构中国自身的人文精神。而这才是艺术史研究的主要目的,也是艺术市场的潜在功能。

我们知道,赝品、仿制品层出不穷一直是缠绕传统书画市场的老大难问题,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从晋唐时代到近现代一直悬而未决,在当下更是泛滥成灾。宋元、明四家或清四僧的画作不断在市场上流通,到处横行;文征明、唐伯虎、仇英、八大山人、郑板桥的作品比比皆是,其中有相当比例的赝品自不必言,有的仿品质量还相当低劣。更可怕的是,有人冒充“名人旧藏”,征集假画蒙人,对于那些对“名人旧藏”感冒的藏家来说,这是一个满铺鲜花的陷阱。有人将名家书画仿品直接在国外出版,再以“回流”名义进入国内拍卖行和书画市场,制造出令人瞩目的“天价”。试问,买到这样的造假高价书画品,藏家又如何能保值、增值呢?这不过是花大价钱,买便宜货。

他强调,今年北京拍卖公司的拍卖成绩,已经取代了香港的地位:保利、嘉德的拍卖,人气远远超过香港,中国艺术品部分的成交额也已超过香港的同类艺术品拍卖成交额的一倍。其中,书画拍卖已经以北京为主,包括作品真伪的鉴别也比香港严肃的多,这是因为国内藏家的要求更高,香港明显落后于国内,与北京有了明显的差距。此外,古董市场高价在北京。只有油画市场,海外华人的作品的高价成交尚在香港,而国内艺术家的成交价则高于香港。因此,他断言,中国拍卖市场的中心已转移到北京。而明年的艺术市场,其重心会进一步向北京倾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