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克勒的艺术收藏与赞助(三)

善藏终弗藏:慈善家赛克勒

王公子,居武汉,斋号画锦堂,国内资深收藏家,痴古好研,善鉴青铜多藏古玉。长年醉心于研究铜器、造像、高古玉器的设计纹样及制做方法。博涉而多专,每遇佳器,必探究其文化意蕴,徜徉其间,流连忘返,素好游历各大博物馆,瞻仰顶级艺术,观摩多层样本,视为人生至乐。本次王公子随中国青铜专业委员会组团赴美游艺,获准近距观察史密森尼学会之下的若干博物馆馆藏。为与同好分享,也将所拍馆藏中国文物图片形成系列,在乐艺会发布。独乐不如众乐,信夫!

然而,他的中国藏品在大都会博物馆引起了争议,虽然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大都会博物馆给了他一小片地方来存放这些艺术品,并美其名曰“阿瑟·姆·赛克勒中国早期石雕艺术品展厅”。赛克勒说,“这些存放的艺术品原本是要在大都会做中国艺术精品展的。”但是,他和大都会博物馆交涉了几年,这个展览却始终没有做成。大都会博物馆的官员说,如果赛克勒答应把这批藏品中的重要物件捐赠给博物馆,他们才肯做这个展览。不过,当史密森尼博物馆开始为他们在华盛顿的新馆事宜而联络赛克勒之后,大都会博物馆的“美好愿望“就此破灭了。赛克勒后来向史密森尼博物馆捐赠了1000余件他私人的亚洲艺术藏品,主要有中国青铜器和玉器、漆器、绘画,近东的陶器和金属器,南亚和东南亚雕塑。另加400万美元的建馆资助,这在上世纪80年代初可是天文价码。

图片 1

不过,赛克勒也并没有就此与大都会博物馆了断关系,而是与他的两个兄弟雷蒙德(Raymond)和莫蒂默(Mortimer)一起,捐资修建赛克勒展厅(Sackler
Wing),用以存放和展示那个极具震撼的2000多年前的埃及但得(Dendur)神庙。因为修建阿斯旺大坝而致使尼罗河水位变高,为了保护但得神庙不被损毁,1965年埃及政府把它赠给了美国。而美国花费了至少950万美元把神庙的642个石块(超过800顿重)“平移”到大都会博物馆。这个神庙虽然不是赛克勒的藏品,但这个展厅特别显赫。神庙前专门修建了映出倒影的水池,象征着尼罗河;旁边是巨大的倾斜落地玻璃墙,象征着原本神庙背后的悬崖峭壁。这是大都会博物馆观众按照游览路线进门看见的第一道大风景,1978年开放以来,成为经久不衰的热门景观。连1989年拍摄的美国经典爱情电影《当哈利遇到萨利》(When
Harry Met Sally)都选择了这个展厅作为男女主角约会的重要场景之一。

华盛顿纪念碑与国会山之间的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上,全世界最著名的九所博物馆座落其中。Dr.ArthurM.
Sackler赛克勒美术馆,Freer Gallery of art弗利尔艺术画廊藏有中国古代文物。

实际上,上世纪70和80年代,赛克勒慷慨资助了多家大学和博物馆。科研机构有1972年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建立的赛克勒医学院;1980年在纽约大学建立的赛克勒科学中心;1986年在波士顿塔夫兹(Tufts)大学成立的阿瑟·姆·赛克勒健康交流中心。艺术方面,赛克勒上世纪70年代先后将自己收藏的意大利建筑师、艺术家皮拉内西(Giambattista
Piranesi,1720-1778)的素描和版画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艾弗里(Avery)建筑图书馆,并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物馆建立赛克勒厅,主要展示中国书画。还有在哈佛大学和北京大学陆续建立的呈现亚洲艺术品的博物馆。

赛克勒(Dr.Arthur M.
Sackler)作为上个世纪国际收藏界的传奇人物,拥有医学才华和商业头脑的他,在医学界获得了极大成功并积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对艺术品收藏十分热爱,兴趣涵盖了亚洲、美洲、欧洲等各地区的多种文化。

以人文精神将艺术与科学连在一起

展开剩余69%

1987年5月26日,赛克勒因心脏病突发,在纽约哥伦比亚长老会医疗中心去世,享年73岁。这位上个世纪屈指可数的艺术收藏家和赞助人,没有等到4个月后史密森尼赛克勒博物馆的开馆。这的确是一个遗憾。在当年10月1日,也是赛克勒博物馆刚刚开放时,美国人类学家、时任史密森尼博物馆秘书长的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博士,写文怀念赛克勒。文章的标题是《赛克勒试图以人文精神将艺术与科学连在一起》,稍长但精准。关于这个“三位一体”,赛克勒自己有着精辟的名言:“艺术和科学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艺术是情感化的科学,科学是精确化的艺术。同时追寻两者,乐趣无穷。”喜爱艺术的华人物理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也经常引用这个经典的比喻。

图片 2

的确,艺术和科学的共同基础是人类的创造力。它们追求的目标都是真理的普遍性。亚当斯的文章还透露,“在赛克勒去世的前几周,他对于全球艺术市场近来的价格爆涨忧心忡忡,因为这意味着公共博物馆将越来越难搜集到好的艺术品,甚至连参与拍卖竞价都成为困难。如果他还活着,他很可能会做一个强有力的幕后舵手,来确保我国交易市场上至少最珍罕的瑰宝可以进到公共博物馆成为永久的珍藏,以与公众分享。”

赛克勒对中国艺术品的兴趣源自他1950年偶然见到的一张中国明式小桌,他写道:“在1950年的一个美好日子”,“我偶然在某个家具店里看到一些中国明代的家具,生活自此便不同了。我开始意识到这里有一种美,一种还没有被普遍欣赏和理解的美。”从那时起,赛克勒逐渐开始了对中国艺术品的研究和收藏。

前赴后继的赛克勒家族

图片 3

赛克勒高远的人文精神与实践,并未随着他的突然离世而戛然而止。赛克勒的遗孀吉莉安继续着他未竟的遗愿。特别是86年才破土动工的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牵动着吉莉安的心,于是她频繁往返美中之间,并且在博物馆前增建吉尔·赛克勒雕塑花园(“吉尔Jill”是“吉莉安Gillian”的简称)。整个项目1993年顺利竣工。这座用于教学的现代博物馆,是中国大学里第一座考古专题博物馆。1991年,她还以赛克勒夫妇的名义资助了伦敦皇家美术学院的吉尔&阿瑟·姆·赛克勒侧厅(Jill
&Arthur M. Sackler Wing of the Royal Academy of
Arts)。赛克勒的两位兄弟也是医学家兼收藏家和赞助人。其中,雷蒙德及其夫人贝弗莉(Beverly)捐资冠名了大都会博物馆里面的近东艺术馆。另一个兄弟莫蒂默的妻子杰奎琳(Jacqueline),则是古根海姆博物馆年轻收藏家委员会主席(Chair
of the Young Collectors Council of the Guggenheim Museum)。

赛克勒和著名古董商戴润斋关系很好。据伦敦苏富比高级董事马尔克斯·里尼尔(Marcus
Linell)回忆:“赛克勒博士习惯在一天稍晚的时候到达戴润斋的古董店,他总会在那儿坐上好几个小时,和戴润斋探讨他们共同爱好的古青铜器,之后再谈价钱。因为赛克勒博士喜欢成组购买青铜器,自然需要细细商谈价钱。”从戴润斋那里,赛克勒博士购买了大量的青铜器、陶瓷和古玉,以至于当时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远东部主管、中国书画专家方闻,都称他是“全世界中国古代艺术品最大最重要的收藏家”。

而赛克勒4个孩子之中的伊丽莎白(Elizabeth Sackler),一位公众史学家(Public
Historian),也在纽约开设了自己的艺术中心。伊丽莎白致力于改变艺术界对于女性和女性艺术的淡漠,于是2007年在布鲁克林博物馆内成立了伊丽莎白·赛克勒女性艺术中心(Elizabeth
A. Sackler Center for Feminist
Art),8300平方英尺的展厅和教育设施,全部用于女性艺术的展示与交流。她用这种艺术方式向女性和女性艺术家被忽视被压抑的现状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时,伊丽莎白还接管了成立于1965年的阿瑟·姆·赛克勒基金会(The
Arthur M. Sackler
Foundation)。此基金会致力于让学者、学生和大众能有机会进入到赛克勒广袤的收藏。目前已向各个博物馆借出的艺术品多达1000余件,并且组织巡展,以及以赛克勒的收藏为基础出版了11本学术图录。

图片 4

赛克勒的持续影响力

赛克勒的传奇不仅在于他的藏品,更反映在他的慈善事业中。上世纪70和80年代,他慷慨资助了全世界一批重要的医学研究机构和博物馆。80年代初,他向史密森尼学会之下的博物馆捐赠了1000余件他的私人亚洲艺术藏品,主要是中国青铜器、玉器、漆器、绘画。而由他资助的哈佛大学和北京大学的赛克勒博物馆也分别在1985年和1993年建成。

一位署名Lydia
L.的观众多年后回忆起自己上大学研修亚洲艺术课程时,去哈佛的赛克勒博物馆参观。当看到那些不可思议的中国青铜器时,她简直惊呆了:“如果这些数千年前的古老器皿能够讲话,它们可能会说,‘谢谢你,赛克勒先生,给我们建了如此杰出的博物馆,要不然,我们就没机会向世人展示自身的奥妙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赛克勒基金会的引言:“艺术是一个绝好的示范,它向我们呈现着一个人是如何可以打动所有人的心;艺术家是如何能够跨越经久的时空向每个人表露心声;以及一个过去的文明如何与今天对接。”

雷蒙德·赛克勒与妻子贝弗莉·赛克勒(Beverly
Sackler)资助成立了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内的雷蒙德与贝弗莉·赛克勒馆(The Raymond and Beverly
SacklerGallery),专注于研究和展示古代近东(Near
East)与埃及艺术。生前,雷蒙德·赛克勒还与两位兄长共同资助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内的赛克勒馆(Sackler
Winga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著名的古埃及丹铎神庙(Temple of
Dendur)和中国及日本艺术史研究中心就坐落其中。

除此之外,赛克勒兄弟三人还资助了隶属于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Institution)之下的弗瑞尔与赛克勒艺术博物馆(Freer
and Sackler
Gallery)等重要的艺术机构和研究项目。赛克勒兄弟三人在世期间,皆以不同的方式给予亚洲艺术大量的投入,成为亚洲艺术史上最重要的资助人之一。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