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文章】杨岫:回忆父亲杨杰与陶行知先生的深厚友谊

发布者:杜霞发布时间:2021-11-29浏览次数:304

我父亲杨杰(耿光)与陶行知先生都已逝世三十多年了。他们生前虽然来往不多,但情谊深长,有些事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记得一九四年,父亲从苏联任大使卸任回国,住在重庆。陶先生当时正在重庆创办育才学校,因国民政府不拨给教育经费,办学十分困难,他不得不到处募捐解决经费问题。

在一九四二年一天,陶校长来我家募捐。当天父亲请了一些好友来,当场各自捐出一笔钱给陶先生办学。临行前,陶先生见我在家,就亲切地问我上学的情况。父亲回答:“幼女就在附近小学上学。现在家亲自教她。你来了,正好把小女带去上你办的学校吧”。从此我入育才小学部上学。

一九四三年一天,我兴冲冲拿了一封父亲亲笔写的信去找陶先生。当时,我穿了一双旧皮鞋,因皮鞋鞋底的钉子钻出来了,扎得我脚后根直出血。陶先生见到后很亲切地问我:“脚怎么破了? ”我说明了原因,他叫我马上脱下鞋,亲自用小钉锤把钉子钉进去,并且叫我当天不要穿了。陶师母也过来替我上药,包了脚。我感到他们和亲生父母一般温情。然后陶先生又教导我写回信,看我坐的姿势不直,又叫我坐直再写。

当年我只有十岁,一直在育才学校,从小学四年级读到初中毕业。十三岁,父亲又把我送到重庆景海女子中学读了半年书。这是一所基督教办的教会学校,我不觉地学了一身贵族小姐派头,父亲见了直摇头。下半年又让我依然回到育才中学去。那是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已经胜利,学校由古圣寺迂到重庆郊外化龙桥红岩村。

陶先生创办的育才学校是一所崭新的学校,发现了不少人才。在培养人才方面也是很有创见的。一九四O年他提出培养少年研究生,其中有一位名叫朱振华。陶先生在一九四二年的一封信中说:“这个孩子研究育才学校古圣寺历史,在和尚坟墓、帐薄、手谱及地下挖出的残碑中得知古圣寺落成时期仅比莎士比亚小三岁。” 同时也研究苏德战争,已写成几万字。朱振华研究苏德战争的专题,陶先生先容他来见我父亲。初时,父亲感到他这样小的年纪,来研究这样大的国际问题,是否恰当。但是他向朱振华提出了有关苏德战争的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这个孩子却能对答如流,这使父亲感到十分惊异和赞叹。父亲和孩子一起认真地、深入地讨论起苏德战争的情况来。此后,父亲倍感陶先生的教育方面的正确,更积极助他办学。

不幸的事,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五日,陶先生在上海筹备育才学校迁沪时,因遭反动派的迫害,突然发作脑溢血死去。我父亲死于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九日,是在香港被国民党派遣特务枪杀身亡的,死时才五十九岁,他们均死在黑暗的旧社会,我作为晚辈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写于一九八五年

(编辑系育才老校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